“啊?”陳雲瑤做夢也想不到,這個江遼市頂級門閥的繼承人,心胸竟然如此坦蕩!

陳雲瑤靠近江庭川的身旁,低聲詢問,“江少,你就不想私下給楚辰安一些莫須有的重罪?”

江庭川心底再次無語,這個作者是不打算放過自己嗎?

這麼多的坑,他隻是一個普普通通想要度完餘生的頂級富二代啊!

江庭川向後退了一步,尷尬的一笑,“陳警官,我說了,這件事,我確實有錯在先,但是楚辰動手傷人也是既定事實,我隻希望,陳警官依法辦事,公正無私。”

“還有,我江家雖然是江遼的頂級財團,但是一直以來從不偷稅漏稅,為社會提供了無數的就業機會和福利,具體的數據可以去我們集團的公示欄檢視,希望陳警官不要聽信謠言,落人口實。”

不強詞奪理,不仗勢欺人,陳雲瑤默然不語,對麵前的闊少印象好像好了很多,原來很多事情不能聽信謠言,就像眼前的這個闊少,其實還是有很多可取之處的。

想到這,陳雲瑤原本銳利的眼神柔和了許多,“您放心江少,我會依法辦事。社會上也需要像您這樣有良知的人。”

江庭川滿意的點了點頭,後背卻是冷汗直流,隻希望這個狗作者不要再給自己挖坑了,他填不過來啊......

“我現在就去覈實,一旦如您所說,還希望您配合我們的工作,回廳裡調查。”

看著陳雲瑤帶著警員闖入酒吧,江庭川的心裡這才舒了一口氣,“害,真是人生無常大腸包小腸啊。”

“叮咚,宿主改變女主印象,輕微影響劇情走向,獎勵新人禮包(技能),氣運1”

江庭川喜上眉頭,冇有猶豫就打開禮包。

“恭喜宿主獲得初級技能:洞察”

“洞察:初級,可探查身邊之人的屬性和忠誠度。備註:氣運之子除外”

轉頭看向身邊的張陽,一瞬間張陽所有的屬性在腦海裡浮現了出來。

秘書:張陽

氣運:50

體能:65

忠誠度:80

忠誠度說明:0-20陌生(敵對),20-50萍水相逢(雇主),50-70狐朋狗友(存在背叛的可能),70-90兄弟情義(小概率背叛),90-100死士

“這個狗腿子有點東西啊,腦子雖然不好,但忠誠度還不錯。”

突然江庭川心裡問了一句“如果我和女主睡了會不會直接刷爆楚辰?”

“你是反派,做什麼隨你。但是你如果是在她們不情願的情況下做那種事,你會遭到氣運反噬,那時候就等著天空一道炸雷獎勵給你吧!”

江庭川心裡一陣唏噓,“要心甘情願那我還算個屁的反派啊!”

撕夜酒吧裡,形形色色的人群在舞池中央跟隨音樂的節奏扭動著身體。

一台不起眼的酒桌上,此時的楚辰彷彿褪去了在林家為贅婿時的屈辱和忍耐,鋒芒畢露,和身邊一個身材火辣美女正在談笑自若。

她叫馮悅,是林紫溪的閨蜜,不過她和林紫溪不同,近半年來她見識到了不少楚辰的手段,知道他是人中龍鳳,真正的天選之子,為林家贅婿也不過是忍耐之策!

“楚辰,要不我們還是先離開吧。”馮悅的臉上不無擔心,“畢竟你剛剛打的,是江庭川,在江遼市,江家還是有著通天本領的。”

楚辰看了一眼馮悅,冇有說話,拿起手中的酒杯一飲而儘。

“我們先暫避鋒芒。”馮悅繼續說道。

楚辰放下酒杯,臉上笑意盈盈,“我先避他鋒芒?”

馮悅解釋道,“我不是不相信你的實力,隻是那江庭川是江遼市有名的惡少,這件事他不會放過我們的。畢竟我們在明處,他在暗處。”

楚辰點燃一顆煙,“小事一樁,不必擔心。”

馮悅還是不能放心,繼續說道,“要不我和紫溪說一聲,讓她幫我們疏通一下和江家的關係?免得江庭川再來找你的麻煩。”

楚辰哈哈大笑起來,“一個江家而已,彈指可滅。我還不放在眼裡。”

他是誰?他可是天命之人,天選之子!

文韜武略,哪一點,是一個小小江遼市的富二代可以比擬的!

隱忍林家,養晦江遼,也不過是他的一時,等到時機成熟,他還會回到燕都,回到那個真正的天下頂級門閥掌權!

一道靚麗的身影佇立在身前,朱豔美眸,禁慾滿滿,讓楚辰一時間移不開目光。

“你叫楚辰?”

楚辰意氣風發,拿起手中的酒杯,遞給迎麵的陳雲瑤,“正是。要喝一杯嗎?”

陳雲瑤一臉無語,掏出警官證,“我叫陳雲瑤。南城區維安廳行動隊二隊隊長。你現在涉嫌防衛過當,麻煩和我們走一趟。”

陳雲瑤的臉上彷彿蒙上了一層冷霧,如此輕挑的人實在是讓人不由自主的心生厭惡。

正常劇情下陳雲瑤和楚辰應該是開始相愛相殺的戲碼,直到最後陳雲瑤徹底淪陷在楚辰的瀟灑不羈中,可惜現在多了個攪屎棍。

跟江庭川的彬彬有禮,兄弟義氣相比楚辰在陳雲瑤心目中的好感度直接變成了負數。

楚辰愣了一下,隨後氣急敗壞的拍了一下桌子大罵道:“江庭川那個玩意居然報警了?他腦子冇問題吧!”

江庭川這一手不按套路出牌徹底給楚辰整傻了,本來今天想利用江庭川打響自己在江遼的名聲,誰知道這個神經居然找來了維安廳?

“楚辰先生,你說話最好注意點,你的意思是想私下解決引起更多的暴力衝突?”

此刻陳雲瑤對楚辰的感官已經差到了極點,囂張跋扈,輕挑好美色,這個楚辰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

楚辰深吸一口氣壓住心頭的怒火,冷眼看著陳雲瑤和其他五個監察員,以他的身手強行突圍不是難事,但這裡畢竟不是自家地頭,得罪了維安廳冇好果子吃。

“這位隊長,剛纔的事情都是誤會,江庭川出言不遜,楚辰隻是看不過眼纔出手的。”

馮悅也坐不住了,真讓楚辰被帶走他怎麼跟老爺交代?

陳雲瑤看了一眼馮悅淡淡的說道:“江庭川欺負你我們自然會處理,但是楚辰出手嚴重傷人,已經屬於防衛過當,具體怎麼解決回維安廳你們兩方再做協商。”

楚辰皺了皺眉頭,猶豫再三才緩緩站了起來:“我跟你們走。”

“楚辰,去了維安廳你不要隨便說話,我去聯絡老爺子!”

馮悅有些著急的說道。

從撕夜酒吧出來,楚辰就看到江庭川正靠在車邊賤笑的看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