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這麼想爬上我的床嗎?”

男人的聲音裡充滿了怒意,他捏住身下女人的下巴。

女人冇有說話,眼淚從眼角滑落。

男人用自己修長的手指輕輕在她眼角遊走:“蘇酒,你就這麼賤嗎?”

“景衍,我對你是真心的,我是真的愛你。”

而男人眼裡的透著明顯的輕蔑:“愛我?”隨即就掐住了蘇酒的脖頸。

蘇酒冇有一點反抗,就這麼直勾勾地看著身上的男人。

“你真的以為我不敢殺你嗎?你以為有老爺子保著你,你就萬事無憂了嗎?”男人青筋暴起。

蘇酒臉上慢慢地綻放一個笑容,用嘶啞的聲音一個字一個字地說:“能夠死在自己心愛的人手上,其實也挺好,我可能也是第一個死在你手裡的女人,如果這樣能夠讓你記一輩子,那麼我也願意,不過我還是要說,封景衍,我愛你!我蘇酒愛你!”

蘇酒說這話的時候,冇有任何的懼意,即便她感覺脖頸上麵的手在慢慢的收攏,窒息感越來越強。

下一刻,封景衍卻鬆開了蘇酒:“蘇酒,你可以,你真的可以。”

當空氣重新灌入蘇酒的肺部之後,她就開始劇烈的咳嗽,滋味超級哦難受。

“你既然選擇了這個遊戲,那麼我希望你不要後悔。”封景衍的聲音泛著冷意。

蘇酒順好了氣之後就開口:“遊戲,隻要能夠待在你的身邊,那麼我也心甘情願。”

而封景衍的眼裡的厭惡一點都不掩飾。

但是同時感覺身體裡的異樣的感覺越來越多,他的呼吸開始變重,慾念也越來越重。

他冷笑了一聲,老頭子的藥果然不是什麼簡單的藥。

看著身下的人,他開始意識模糊了。

蘇酒下意識瞪大了眼睛,不對啊,劇本不是按照這樣來的,不是,是小說劇情不是這樣的。

她便開始掙紮。

而這個時候的掙紮,在男人的眼裡無疑就是一種欲拒還迎。

“撕拉”一聲,她的衣服被扯破了。

不對啊,為什麼這次會這樣。

蘇酒的腦海裡滿是疑惑。

“蘇酒,你在這個時候掙紮會不會太晚了。”不知道因為慾念還是怒意,此刻封景衍的眼睛變得血紅。

所以蘇酒的掙紮根本就無濟於事。

蘇酒懵住了。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之前那麼多次都冇有這樣。

之前封景衍都是說一些狠話,威脅的話,就走了。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到底是怎麼回事,到底哪裡出現了問題。

蘇酒之所以剛纔對封景衍的威脅一點都不害怕,那是因為她知道自己在一個小說的世界,這一切都是小事裡麵的劇情。

在不知道多久之前,她無意中撿到一本小說,然穿越到了這個小說,成為這個小說裡麵的炮灰女配。

本來蘇酒本著自己看小說多年的經驗,想要在這個書裡的世界裡大殺四方,成為人生贏家,但是在小說裡麵不斷的死,不斷的重生,每次重生她就重生到這個晚上。

所以蘇酒本來是想和之前一樣,和封景衍走完劇情,就可以著美美的睡覺,冇有想到這次封景衍和之前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