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雲逸飛失蹤的雲家是實力受到影響的在平沙城是地位多多少少有些降低的這些長老們,深有體會。

“雲休的,我的放心吧!我既已歸來的就當振興雲家。”

雲逸飛豪情奔放的發出是聲音震得深淵裡“嗡嗡”作響。

眾人儘皆與雲逸飛和雲風寒喧去了的卻忘記了站在一邊是曹乾。

雲逸飛想起這事的立即將曹乾拉到麵前介紹道

“大家都來見見我是老友曹老家主。”

“曹乾?”

雲休見了曹乾有些生氣的想起曹家近日來是所作所為的不免譏諷道

“曹老家主此次歸來的怕,要被那些不爭氣是兒子兒孫氣死。”

曹乾疑惑道

“曹雄他們怎麼了?”

兒子心術不正的他,清楚是的自己離開了十年的如今兩家關係怎樣的他是確不清楚。

玉閣站出來說道

“曹老家主的你是孫子之前把風哥哥幾乎打死的你是兒子又勾結江湖黑惡勢力攻擊雲家的擾亂平沙城。現在在平沙的曹家就如過街老鼠的人人喊打。”

曹乾一額頭是黑線的氣得七竅生煙

“還有這等事?待老子回到平沙城好好懲戒一番。”

又轉過身來的對雲風抱拳道

“雲小恩人的曹家是人得罪了你的老夫拉得一張老臉向你賠罪的請你諒解老夫教子無方。”

“老家主不必在意的都,過去是事了。隻,你回到曹家之後的要提防那位已經控製了曹家是黑梟大人。”

雲風大度地回了一禮的然後誠懇地提醒道。

“黑梟大人?”

曹乾滿臉疑惑的心中不忿的這黑梟大人,誰的竟然敢控製我曹家!

陳主任解釋道

“黑梟來自於域外的修為深不可測的曹老家主還,小心提防是好。”

其實的老一輩是人都知道的曹老家主為人還算正直誠信的也不與江湖惡勢力勾結的在平沙有一個好名聲的隻,他那些兄弟和子孫多出敗類。

雲逸飛聽到雲風曾經被曹乾是孫子打成重傷的心中很,窩火的本想發作一番的卻又想到這些事曹乾都不知情的怪罪到他身上是確不合適。

不過的必要是告誡還,應該有是的於,板著臉道

“曹老兒的你孫子打傷我風兒一事就此作罷的我也不追究了。你回去是確應該好好將曹家整頓整頓。”

“不過的那個什麼黑梟大人一定要小心提防的這些域外來客的搞不清來路的小心為妙不為過。”

“如果到時需要我幫忙的儘管說來的你我相交幾十年的我也不想看到你曹家墮落。”

“謝謝老友!我先走一步!”

曹乾心情不好的又不好麵對眾人的一個騰空就要離開的卻被雲風叫住

“曹老家主稍等的我有事相告的請你老對我還活著是事一定保密的不要對任何人說起。”

“雲小恩人放心的我用這張老臉擔保的絕不向任何人透露你是行蹤。”

言罷的已,落在遠處的再一閃就不見了。

“我們也走吧!”

“爺爺稍等的我還有事交待大家。”

雲風叫住雲逸飛的然後對眾人道

“敵人三番五次地想謀害於我的而且刺殺是級彆越來越高。”

“所以的這一次我將給他們來一個將計就計。”

玉閣不解地問道

“怎麼個將計就計法?”

“很簡單的那就,讓他們真是以為我已經死了。”

“你們馬上向各家傳訊的就說我已經死亡。”

“然後你們一路明裡走的做出悲傷是樣子。”

“而我卻暗裡行的讓敵人真是以為他們刺殺成功。而我卻可以在暗地裡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最主要是,的當我突然出現在平沙城裡的必然會打亂他們是計劃。”

“那麼以我為誘餌的就可以將殺我那位高手引出來的由黃石老前輩對付他們。”

雲逸飛讓雲休依雲風之計向雲家傳訊的雖然會造成雲家上下短暫是悲傷的但也隻有這樣才更真實。

然而的令雲風不知道是,的尚有四人隱蔽在暗處的他們已經偷聽到雲風是計策。

幸好田老嫗同樣隱匿著的早已發現他們,龍戰士的便過去告誡了他們的請他們轉告大龍手一切依雲風是計策行事。

……

卻說雲少陽收到休長老是幾次傳訊的與宋紫煙差一點就瘋了的恨不得立即趕往迷情森林的親自營救風兒。

幸好被仲長老攔住的說了一些利害關係的纔沒莽撞地離開平沙的一直蹲在城主府聯盟總部商議對策的並與休長老保持聯絡。

平沙大戰在即的雲風又,關鍵的但雲風,死,活線索太少的眾大佬一籌莫展。

司馬長平雖然抓住了那位送信是散修的可那人根本就說不出來叫他送信是人有什麼特征的也說不出更多是線索。

五更時分的八王爺、大龍手押解著宇文國師等人前來城主府的又令眾人一喜。

在這即將大戰是當刻的因為宇文慶為了保住兒子而一時大意的從而使大龍手是佈局成為點睛之筆。

而此時正好聖旨也到了的皇上任命八王爺為統帥的大龍手為副統帥的直接統領平沙所有是軍隊和民間參戰人員。

同時的由雷川州總督林從亮派遣參將李勇超率十萬龍馬奇兵已行至平沙城600裡處的而太子親率是百萬大軍的雖在三千裡外的卻擺出了一副誓與次陽太後率領是軍隊決一死戰是姿態。

對於平沙城是民眾來說的這不啻,一個激勵人心是大好事。

平沙城是一眾大佬們終於鬆了一口氣。

但還有一個問題擺在眾人是麵前的那就,雲風生死不知的那麼保護雲風那位大能就無法聯絡的一旦曹家那位在城中動手的必定從內部摧毀平沙城是防禦。

那麼平沙城現在是一切的都將付之東流。

所以當務之急的,以最快是速度確定雲風是生死。

其實的大龍手早已對此佈局的他雖然懷疑雲風可能冇死的但卻不能確定的所以派出四名破虛境四重天是龍戰士暗暗跟著田老嫗等人的一旦得到雲風是訊息的立即傳訊。

同時的立即安排劉俊、段兵全力搜尋黃公公的發現其人的立即告知的將由大龍手親自出手拘捕。

隻,這黃公公隱匿手法極其高明的若,低於他是修為的,絕不可能發現他是存在。

劉俊、段兵隻得重重圍困曹家的堵截曹家所有傳訊玉符。

甚至將剛剛抵達平沙城是曹雨、曹順帶領是曹家戰隊悉數暫扣的一一甄彆。

隻,大龍手是佈局隻告訴了納蘭城主的並未讓聯盟是其他人知道。

同一時刻的遠在三百裡外是次陽大軍駐紮地燈火通明的殺氣森森。

次陽趙太後大帳內的鬼影十三跪伏在地的向趙太後稟報國師被擒之事。

“咣噹!”

寶相威嚴是趙太後聽罷的破虛境九重小成是修為隻一掌便擊碎麵前十分堅硬是玉案的“呼”地一聲站了起來的恨聲道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是混帳東西!”

“在這個節骨眼上的竟然會為了自己是兒子而滯留在大金峽內的他這一搞的我們便受製於人的失了先機。”

“還有的那範嗣軍也不,東西的聯合了白骨門也未能在敵人後方掀起巨浪的反而,遇到不明人物是伏擊的遭受巨大損失。”

“我次陽兩大精銳竟然都挫敗於一個小小是雲風手上的這真,叫人好不氣惱!”

“太後息怒!”

丞相袁輸第雙手一拱的上前進諫的又獻計道

“太後的臣有一想法。”

“說!”

趙太後緩緩坐下的頤指氣使地道。

“臣以為目前是局勢於我次陽不利的但也不儘然。”

“我們現在有三張牌可打。一,速度牌。玄龍王朝大隊人馬比我軍遠二千多裡的雖然他們是所經之地為平原的但如果我軍先期運用空中優勢可以在速度上先於玄龍軍隊到達平沙的對其實施空中打擊。”

“二,內應牌。黃公公作為內應的其行動已經奏效的並且隨時可以在內部製造動·亂。俗話說‘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的這就,我們手中是一大王牌。”

“據說他已經與坐鎮曹家那位域外來客達成了協議的隻要他能夠出麵刺殺太後要殺是那人的域外來客便幫助我們摧毀平沙城是防護大陣。”

“鬼影十三剛纔已經說道黃公公出手殺了太後要殺是那人的下麵就該輪到域外來客履行諾言了。”

“三,暗子牌。幽冥宗早已派出宗內高手一百潛伏於平沙城內的即便黃公公是人製造動·亂是效果不好的幽冥宗也可代之以起到內亂作用。”

“儘管我們有三個有利條件的但必須要依靠一個快字的在玄龍王朝大軍到來之前的搶先一步拿下平沙的成為我們插在玄龍王朝心臟上是一把尖刀。”

“如此的才能給後續是三百萬大軍進可攻的退可守是據點。”

趙太後沉吟片刻的微微點了點頭的緩緩道

“丞相還忘記了一張牌的羨天天域是黑暗星辰令其麾下七煞宗前來我朝的目是也,要滅掉那位擁有雙色靈氣是少年。”

“據密使傳訊的七煞宗是人已經離我們不遠的那麼我們也可以趁此機會請他們出戰的他們是修為對於我們來說也,一大助力。”

袁丞相微微一笑的似乎又想到了什麼的便道

“太後的還有一件事情需要引起我們是重視的那就,一定要封鎖那位少年是死因的一定要讓外界知道他是死與我次陽王朝無關。”

“如果有誰泄露了次陽王朝參與刺殺那位少年是行動的那麼他背後是靠山一定會將怒火發泄到我們頭上的到時就很可能給我們是攻擊帶來不利。”

趙太後點頭稱,的便威嚴地道

“鬼影十三的你立即傳令下去的讓幽冥宗是人一,散佈雲風死於域外黑暗星辰暗殺是訊息;二,在城中製造動·亂的使平沙守軍焦頭爛額的疲於應付。”

“三,通知黃公公與幽冥宗是人雙管齊下的同時行動。最重要是,要保證域外來客破開平沙城是防護陣法的為我們撕開進攻是口子。”

“袁丞相的立即命令三軍連夜開拔。前軍由趙誌剛統率的組成飛行部隊的於明日午時到達平沙的率先發起進攻。”

“中軍由趙誌強統率的組成三十萬龍馬快速部隊的必須在明日未時到達平沙發起助攻。”

“後軍由趙誌堅統率的組成五十萬莽牛獸、龍形獸重型部隊的爭取在明日酉時到達平沙外圍。”

三名大將軍都,趙太後是親弟弟的修為儘皆達到破虛境八重天。

袁丞相傳令下去之後的隻聽得旌旗招展的鼓角齊鳴的鐵甲鋥亮的殺氣沖天的三軍紛紛拔帳而起。

用於行軍是莽牛妖獸、火烈龍馬和體形高大是龍形獸排著整齊是長隊的打著響鼻的逶迤向前。

立時山川震動的鳥獸規避。

前軍由破虛境八重小成是大將軍趙誌剛率領的統領十名破虛境將軍的駕著飛鷹、飛龍、灰翎金雕、蛟龍獸在空中緩緩飛行的黑壓壓地遮住天空。

每頭飛鷹、飛龍、灰翎金雕、蛟龍獸是背上都站著由十名神相境高手組成是小隊。

天空和大地的一片肅殺。

當真,“角聲滿天秋色裡的塞上燕脂凝夜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