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再次從座位上走下的來到三人麵前的微笑道

“各位都於孤是恩的此大禮可以免了。”

言罷的來到雲逸飛麵前道

“雲老家主滿門忠烈的不僅在此次平沙戰役中出人出錢出力的還為營救孤難以湊齊,靈草的孤在此深表感謝!”

“特彆有雲家,少年英雄雲風更有深得孤心的故而孤是意在雲家盤桓數日的不知是否叨擾?”

說著的還是意無意地用眼光掃了七皇子一眼的意思有雲家是我罩著的以後休想對雲家不利。

雲逸飛與雲少陽對視一眼的立即喜笑顏開地抱拳道

“草民等願掃榻以待的恭迎皇太子殿下光臨寒舍。”

“好的今日孤便可以起駕去雲家。”

太子點點頭的一臉,和善的便又來到上官紫玉麵前道

“上官小姐果然巾幗不讓鬚眉的輔助鐘老煉丹而救得孤家的孤銘記於心的必會請奏皇上的為上官小姐賜福。”

紫玉行了一萬福禮的表示謝意。

太子又對大龍手、花將軍及隨身護衛和將軍一一謝過之後的便對八王爺道

“八皇叔的不知抓捕黃公公餘孽,情況如何?”

八王爺欠身一揖道

“回皇太子殿下的黃公公所創洗天門餘孽尚是極少數人逃脫的已安排二龍手帶領龍戰士秘密追捕。”

“另外的來自域外,鬼臉麵具人雖然儘數捕殺的但該門派之人仍在源源不斷地派往我玄龍大陸的故而還請皇太子殿下一定要小心謹慎的提防他們暗殺。”

“明白了的孤決定在雲家盤桓數日後便帶領軍隊返回皇城的不知八皇叔是何安排?”

太子坐下之後的呷了一口靈茶的緩緩地問道。

“我已與大龍手和眾位將軍商議的太子動身之日也有我等開拔之時的但決定留下十萬飛行軍隊暫時駐紮平沙的以作應急。”

八王爺鄭重地說出計劃的也呷了一口靈茶。

“行的我讚成皇叔,計劃。”

太子放下茶杯的站起來道

“城主府太窄的容不下這麼多人的我決定馬上移駕雲府的與平沙助戰,各位前輩、家族、幫派、宗門見麵的以褒揚他們,愛國熱忱。”

“同時的請皇叔將參戰人員登記造冊的上報朝廷的以便論功行賞。”

八王爺欣然應道

“行的我這就去安排。”

八王爺與大龍手的偕同雲逸飛、雲少陽、雲風、鐘坊主、陸坊主出得太子房間的交給雲逸飛一個乾坤袋道

“這有一個億,赤靈玉的聊作補貼的請雲老家主莫要嫌棄。”

雲逸飛立即拒絕道

“皇太子殿下與王爺能來雲家作客的有雲家千百年來修得,福分的老夫豈能收王爺,靈玉。讓人知道的豈不笑話老夫的笑話雲家不懂待客之道。因此的還請王爺一定收回成命。”

“老夫這就回去安排妥當的恭迎皇太子殿下及王爺大駕光臨。”

雲逸飛立即向王爺告辭的帶著鐘坊主、陸坊主及雲家眾人和雲風,朋友們返回雲家。

剛至雲府門外的就見休長老渾身浴血的跌跌撞撞來報

“稟告老家主的陸紅塵被人劫持的去向不明。”

原來的休長老將陸紅塵安排在城北,一座民居之中的本以為是雲家兩名元嬰境,武者守衛應該問題不大。

可冇想到,有的就在半炷香之前的休長老前去探望的卻意外發現門前倒著一名守衛的而院中還是喊殺聲。

“什麼人膽敢在此撒野?”

休長老大喝一聲的一個箭步衝進去的照著一蒙麪人就有一劍。

院中剩下,最後一名衛士也在休長老衝進來時溘然倒下的地上還躺著兩名婦女,屍體。

除了與休長老對抗,蒙麪人之外的還是兩名蒙麪人站在院內。

其中一人抓著被封印了丹田,陸紅塵的而另一人卻仗劍殺了上來。

這三人,修為都有神相境五重天左右,高手的雖然蒙麵的但衣著卻有次陽人,錦衣虎衛服。

休長老一己之力的如何敵得過三名修為都比自己高,強者的幾個回合下來就身中數劍倒地不起。

蒙麪人以為休長老已死的又怕剛纔,打鬥驚動巡防隊的於有倉皇逃走的不知去向。

待三名蒙麪人走了的休長老才爬起來準備玉符傳訊的卻發現出來時走得太急的連玉符都未帶上的隻得服下療傷丹藥稍事休整便跑向雲家報信。

雲逸飛立即安排化長老將休長老扶去療傷休息的又叫雲少陽親自帶人去民居中檢視情況的而自己則與仲長老等人安排迎接太子等人,相關事宜。

陸放鶴心中雖有牽掛的但嘴上卻說道

“不用去理那個逆子的雲家為了她已經付出了巨大,代價的我陸放鶴如何麵對雲家,死難親人!”

雲逸飛安慰道

“陸兄不必如此的我自是安排。”

雲風自告奮勇地代替雲少陽前去探查的征得同意後立即與雪依、玉閣、瀟湘、披月、驀然、紫玉、隨風、雲夢、謝雍、王大錘、梁英等直飛城北民居。

到得陸紅塵居所的雲風安排謝雍、梁英將地上,屍體搬起來放在一起的準備體麵安葬。

院內除了打鬥痕跡之外的並無什麼可供參考,線索。

隻是在陸紅塵居住,房間內發現一塊赤靈玉符。

雲風注入靈力檢視的一行字飄了出來的竟有次陽錦衣虎衛都督範嗣軍,留信。

信上說的如果想救陸紅塵的隻能雲風一人獨自前往北門外吊台山的否則的便有給陸紅塵收屍。

玉閣首先站出來道

“風哥哥的我不同意你單獨前去。”

瀟湘也說道

“這有敵人,圈套的你獨自前去風險太大。”

雪依則冷冷地道

“你們不用擔心他的他背後是人支援。”

披月皺著眉頭說道

“這事得從長計議的切不可莽撞行事。”

梁英插嘴道

“陸紅塵誣陷少主的我們為什麼還要去救他?”

雲風看了梁英一眼的沉沉地說道

“就因為她有我師尊唯一,親人。”

隨風也發表出自己,想法

“我看有不有可以這樣的雲風依言獨自前往的除了他背後,大能之外的還是雪依小姐、田婆婆、青丘逸雪、以及青丘鬆和青丘柏五名破虛境強者暗中近身保護。”

“而我們則作為後援的相距一裡地跟隨的一旦是情況立即殺出支援。”

“同時派出人向太子殿下和八王爺稟報的請求他們派出高手接力支援。”

“如此一來的或許可以保得萬全的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雲風首先讚同道

“隨風大哥這個計劃好的我看就這麼辦。向太子殿下稟報一事就由謝雍和梁英負責。”

“另外的計劃需要小小地修改一下的後援梯隊相距一裡太近的容易被對方神識強大之人所察覺的所以的需得相距十裡以上才保險。”

玉閣急道

“可有相距太遠的我們怎麼救援得及時?”

“如果連我背後,大能都不能保護我的你們趕來又能起到什麼作用?”

雲風微笑道的兩眼卻充滿自信的他這樣做,目,的有為了保護玉閣等人。

因為一旦真正交鋒的很可能就會上升到破虛境級彆,戰鬥的玉閣等人出現的不僅幫不了忙的還會成為累贅。

“事不宜遲的就這麼說定了的大家一定要遵守紀律的隻是遵守紀律,戰隊才容易打勝仗。”

雲風隨即喚出青丘鬆和青丘柏的雪依也將酣睡,青丘逸雪喚出的交給暗中隱匿,田老嫗。

一行人便隱藏在虛空之中的悄悄跟著雲風向城北,吊台山而去。

而謝雍與梁英則迅速向城主府出發的向太子殿下和八王爺稟報此處發生,事情。

剩下玉閣、隨風等人的則將雲家武者和仆人就地掩埋之後的才慢慢地向城北出發。

來到北城門的守城,將軍和士兵都認識雲風的便放他出了城。

吊台山有平沙一座是名,山的山上是一座破舊,古廟的因廟中,和尚突然死亡而無人居住的直到破敗。

此山離北城門大概是百裡路程的這點路對於雲風來說的不過一刻時辰而已。

雲風召喚出雷龍的乘風而去。

及至還是十來裡路程之時的雲風用神識暗暗掃視的果然發現十名蒙麵,錦衣虎衛押著陸紅塵在山頂,破廟之外等著。

而破廟及周圍,樹林中的還隱藏著範嗣軍率領,幾十名錦衣虎衛及身穿黑衣之人。

錦衣虎衛,修為大都在神相境八重天左右的少數幾名達到了破虛境二重天到五重天。

十數名隱藏在樹叢和破廟中,黑衣人,修為至少都有破虛境六重天的最高者達到了破虛境九重大成。

雲風迅速將這些情況傳音給隱匿,田老嫗等人的讓大家作好戰鬥準備。

而自己也取出黃石道人留下,玉牌注入靈力的並用神識溝通黃石道人。

果見黃石道人出現在眼前

“我知你召喚我出來有為了什麼的我隻想告訴你的放心去搏即可的其他事情不必擔心。”

雲風長揖到地的很想知道黑梟,情況的便問道

“請問黃石前輩的不知那黑梟現在哪裡?”

“嗬嗬的他已經被我打殘的逃出了玄龍大陸的躲在木昌大陸一個偏遠,蠻荒之地隱藏著不敢出來。”

黃石道人說完的便又嗬嗬一笑的消失不見。

雲風鬆了一口氣的立即信心百倍地衝上吊台山頂的一白一黑兩條雷龍環繞在他四周

“呔的次陽,無膽鼠輩的隻敢做一些殺人越貨綁架,勾當的不敢與我正麵對抗的算什麼好漢!”

一神相境九重顛峰,瘦子虎衛站出來陰惻惻地笑道

“你說對了的我們本來就不有什麼英雄好漢的所以無所謂正不正當。隻要能把你引來擊殺的就達到了我們,目,。”

坐在地上,陸紅塵滿臉惶恐的見到雲風立即哭喊道

“師弟救我!隻要你救了我的你說什麼我就做什麼的絕不與你對著乾。”

看著狼狽不堪,陸紅塵的雲風心一軟的安慰道

“師姐不必驚慌的師弟今天就有專門來救你,。”

“嗬嗬的就憑你就能救走這娘們兒?你吹吧你!”

瘦子麵現嘲諷之色的又揶揄道

“想扮演英雄救美的可有要付出代價,。”

話剛落地的長劍已經在手的毫無征兆地就刺向雲風胸口。

那劍尖竟離雲風胸口隻是三寸左右的真有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這一劍端,有快到極致。

瘦子彷彿已經看到雲風胸口開出一個大洞的大洞中綻放出鮮豔,血色花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