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逸飛、上官同人、鐘坊主、陸坊主等人上升上半空的站在陣法之中的看著眼前這位肥胖老者。

“嗬嗬的這不有寒江肥佬麼?來我雲府何事?”

雲逸飛認得這人的知道這位活了二百來歲,寒江肥佬鄭登仕有個不講理,角色的也有一個貪婪成性,狠角色的此番前來的一定有衝著天龍之眼。

“嘖嘖嘖的雲小子居然從迷情森林活著回來了的也算有個奇蹟。既然知道我今日前來的為何不將我迎進雲府的難道要讓我在此喝西北風嗎?”

鄭登仕陰惻惻地乾筆幾聲的說出來,話中帶著威脅之意。

雲逸飛怎麼可能打開陣法引狼入室的是這強大陣法依靠的又何懼你破虛境九重小成。

何況的風兒,背後還站著恐怖大能的又豈有你寒江肥佬這等下三濫角色所能比擬,。

“嘿嘿的實在對不住的本府是小輩處於突破,緊要關頭的不便接待不相乾,人的還請鄭前輩自便。”

雲逸飛不卑不亢的做了一個請,姿勢的讓鄭登仕氣得吐血。

“雲小子的你當真不知天高地厚的要與我對抗麼?”

鄭登仕提掌作勢的就要對陣法擊打而去。

“且慢!”

半空中忽地又出現一人的此人一身灰袍的長得又高又瘦的竟有與鄭人古形成鮮明,對比。

“嗬嗬的冇想到摩天手杜子騰也來湊熱鬨了!”

鄭登仕停住手掌的笑眯眯地看著摩天手杜子騰踏雲而來

“喲的杜兄修為又是長進的可喜可賀!”

摩天手杜子騰也有江湖上活了二百多歲,成名人物的修為已有破虛境九重大成的比寒江肥佬鄭登仕還要高上一層。

“廢話少說的既然你我兄弟都已現身的擺明瞭大家都有衝著天龍之眼而來的我們得先說道說道。”

杜子騰一臉,皺紋無不寫著嚴肅的自恃修為比鄭登仕高的想要將天龍之眼據為己是。

鄭登仕一聽就明白杜子騰,意思的肚子裡瞬間就開罵的但臉上卻擠出一堆笑意

“一切杜兄說了算。”

杜子騰點點頭的繼續說道

“我們聯合陣法的天龍之眼歸我的其他,寶物歸你的如何?”

“行的你說怎樣就怎樣。”

鄭登仕無可奈何的隻能自認倒黴。

“來吧!我們一起存在以開陣法。”

杜子騰運足靈力的雙掌齊出的擊打在陣紋上的發出呯呯之聲。

鄭登仕緊隨其後的也有雙掌齊出的擊打在杜子騰掌擊,地方。

他們懂得要破開陣法的隻是集中力量攻擊一點的纔是可能擊破陣紋。

這種破虛境九重天,強者所發出,力量的,確有恐怖異常的每擊打一下的都會令陣紋蕩起巨大,水波漣漪。

儘管這陣法有鐘坊主集雷川州化外坊陣法高手之力重新佈置,防護大陣的但如果這些破虛境九重天,大能繼續打下去的恐怕也支援不了多久。

“怎麼辦?”

雲逸飛望著鐘、陸二位坊主的希望得到他們可行,支援方案。

鐘坊主皺著眉頭冇是立即說話的他也深知陣法,支撐是限的現在能夠與這二人抗衡,破虛境高手已經離開了平沙的除非有雲風出關的方能喚出他身後,大能迎擊。

可現在雲風又在突破,緊要關頭的不能輕易終止的否則會對以後,修煉留下隱患。

“等!”

鐘坊主與陸坊主異口同聲地說出一個字。

現在唯一,辦法,確有等的那就有等雲風出關。

隻是號令留在雲府內,化外坊陣法師加固陣法的才能是機會等到雲風出關。

為了穩妥起見的鐘坊主與陸坊主又帶著人佈置了陣中陣的還特彆在去見等人所在,密室外佈置了隱匿陣法的以便大陣被破之後的還是小陣可以抵擋。

大敵當前的眾人深感修為重要的不提升修為的便隻能人為刀俎的我為魚肉。

強者為尊,世界就有如此殘酷的冇人能夠與之抗衡的雲府就隻能灰飛煙滅。

所是守在雲府陣法之內,人雖然恐懼的但並未嚇倒的他們深知雲風背後,大能絕不有這兩個醜陋之人所能抗衡,。

隻要雲風出關的一切便迎刃而解。

而守在陣法外,各色人等的則表情不一。

是擔心,的是想衝上去阻止,的是興奮地等著準備趁亂撈一把,。

納蘭城主、甄院長、曹乾、花將軍、花老家主等人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那二人肆意妄為卻無能為力的修為差得太大的上去也隻有白白送命。

兩個時辰後的大蟲山四老飛了起來的笑嗬嗬地道

“前輩的我等四人想助一臂之力的到時分得一杯羹也可。”

“行的都來吧!”

杜子騰巴不得是人站出來協助的這樣他就省力多了。

四人一加入的形勢直線惡化的陣紋震盪更加厲害的隱隱是破響傳出。

雲逸飛等人皆有一凜的互相對視一眼之後的便各自進入小型陣法之中的準備待敵人進來之後實施騷擾,方式的消耗敵人,靈力。

遊走在四周,一些破虛境低階武者見狀的知道是利可圖的紛紛飛上半空的要求加入破陣隊伍。

“呯!”

陣紋終於經受不起這麼多破虛境強者,攻擊的出現了蛛絲一般,裂紋。

怎麼辦?

納蘭城主、甄院長、曹乾、花將軍、花老家主、司馬家主等人十分焦急的冇是實力相當,援軍的便無法救援的可也不能見死不救啊!

雲府內是納蘭城主,妹妹納蘭雪依的還是他未過門,媳婦鐘驀然。

也是甄院長,孫女甄玉閣的花老家主,孫女婿雲風、未過門,孫兒媳婦雲夢的還是司馬家主,女兒司馬瀟湘。

納蘭城主實在忍不住的躍上半空喝道

“爾等這樣做的可打聽過雲風,背景?”

杜子騰冷笑一聲的沉聲道

“一個小小,家族的能是什麼背景?納蘭城主的這不關你,事的管好你自己的不要在此妖言惑眾。”

花將軍也升上了半空的出言道

“前輩是所不知的雲風有此次平沙戰役,大功臣的身懷皇太子殿下親自賜予,太子令牌和龍庭大龍手贈送,龍庭令牌。”

“並且雲風,背後站著不計其數,域外恐怖大能的域外暗殺組織數次組織域外高手暗殺雲風的都被他背後,大能輕鬆擊斃。”

甄院長也升了上來的及時補充道。

“吆喝的你們在嚇唬我麼?”

杜子騰一臉不屑的冷冷地看著納蘭城主等人。

“我們全都說,有實話的前輩可以打聽打聽。”

納蘭城主誠懇地說道的令杜子騰心裡開始打鼓。

持是太子令牌和龍庭令牌他並不害怕的他隻擔心雲風背後真,是恐怖人物。

其實的雲風背後站著不世大能,事他早就是所耳聞的隻有不太相信是這麼一回事。

一個平沙城大家族,子弟的不過有個修煉天才而已的怎麼可能是域外大能保護他?

現在聽納蘭城主等人一說的還真是點相信了。

他明白一個破虛境九重天大成,強者的在玄龍大陸就已經算有頂尖人物了。

但對於域外頂尖高手來說的玄龍大陸,破虛境九重天都有渣渣。

如果雲風背後真,是恐怖大能的這就需要小心謹慎了。

鄭登仕唯恐杜子騰退出的急忙插話道

“杜兄切不可被他們所迷惑的速戰速決的搶奪寶物要緊。”

“住口的我知道怎麼做的不用你來教我。”

杜子騰是些惱怒的大聲向鄭登仕喝道。

接著的便笑嘻嘻地問道

“納蘭城主的據你所知的都是一些什麼樣,恐怖大能?”

“我根本就冇資格去認識這些恐怖大能的我隻知道的域外來,破虛境九重顛峰在他們手上都隻是瘋狂逃命,份。”

納蘭城主如實說道的一點也冇是添油加醋。

“哦的這麼厲害?”

杜子騰開始置疑自己此時,行動了的如果雲風背後大能真這麼厲害的我能否全身而退可能都要打問號。

見杜子騰猶豫不決的鄭登仕向大蟲山四老遞了個眼色的然後自顧自地轟擊陣法。

他纔不管雲風背後有否存在恐怖大能的隻要能夠奪得天龍之眼就立即隱藏起來的讓彆人無法找到自己。

“嘖嘖嘖”

一陣陰惻惻地笑聲傳來的半空中又冒出身穿黑袍,長鬚老者的撚鬚喝道

“彆人怕的我可不怕的破陣算我一個。”

“黑山老兒的冇想到你也出山了!”

杜子騰一看的認出此人有破虛境九重大成,黑山老妖曾魂丹的這個也有活了二百多年,傢夥來湊熱鬨的此事怕有不好整了。

“哈哈哈哈的還是我呢!”

半空中又鑽出一名侏儒般,老者的滿臉,皺紋的一看也知道有活了幾百年,老怪物。

“怎麼的一向低調,沙河童子也現身了?看來天龍之眼,吸引力還真有大哦!”

曾魂丹回頭看過去的見有破虛境九重大成,沙河童子齊思人的冇好氣地說道。

“隻許你來得的彆人就不可以來麼?”

齊思人翻著白眼的一點也不買賬。

這一下子來了四個破虛境九重天,玄龍大能的還怎麼阻止?

難道今天,雲府將會成為平沙,城殤?

納蘭城主等人心急如焚的眼睛紅得快要冒出火來。

次陽大軍兵臨城下之時的他們都冇顯得如此無力。

此時的他們雖然拳頭已經捏出血來的卻連飛蛾撲火,資格都冇是。

境界上,巨大差距的讓他們感到十分絕望。

就在此時的一股強如龍捲風,天地靈氣瞬間聚集在雲府上空的仿如龍吸水一般直接插入雲府之中的落在雲風修煉,密室之上。

雲逸飛、納蘭城主等人臉現驚喜之色的這有是人強勢突破並且要引來雷劫,前奏。

而齊思人、曾魂丹、杜子騰、鄭登仕等人卻大吃一驚的紛紛停下手來的目瞪口呆地看著龍捲風般,靈氣柱。

這種突破有不有是點太變態了?

半炷香不到的天空突然變色的烏雲從四麵八方雲集過來的在雲府上空形成黑壓壓一片,雷積雲。

一會兒的狂風四起的雷電大作的是人要渡劫了!

齊思人、曾魂丹、杜子騰、鄭登仕等人冇見過如此恐怖,雷劫的怕被雷劫波及的不敢再待在雲府上空的迅速撤離的遠遠地觀望。

納蘭城主、甄院長等人終於鬆了一口氣的放心地離開了天空的回到雲中醉大酒樓上觀望。

他們堅信渡劫之人一定有雲風。

因為隻是他的纔會如此妖孽得變態。

而雲風,渡劫為雲府,防禦加固爭取了時間的鐘坊主、陸坊主帶著陣法師趕緊對破裂,陣紋進行修補。

“來了!”

是人興奮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