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陽王朝西麵邊陲城市都隆,靠近玄龍皇朝的蟠龍山脈。

也就是說,次陽王朝與玄龍皇朝實際上是以蟠龍山脈為界,翻過蟠龍山脈,就是平沙城。

隻不過,玄龍皇朝這麵全是連綿起伏的原始森林,蘊藏著豐富的資源。

而次陽王朝那麵則是懸崖峭壁,光禿禿的全是嶙峋的怪石,資源比較欠缺。

這就導致了次陽王朝對玄龍皇朝蟠龍山脈的覬覦。

最近,都隆守軍頻繁調動,在蟠龍山脈處安營紮寨,舉行大規模的軍事演練。

平沙守軍派出的探子密切監視,並把相關資訊迅速傳送回納蘭督軍的案頭。

除此之外,納蘭督軍的案頭還擺放著其他一些案卷,在他管理和轄區內,最近平沙附近的幾個縣郡頻頻傳來一些壞訊息。

據說潯江、樂節、瀘川、漢寧的數個小幫派,及一些家族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要麼是一夜之間易主,要麼是莫名其妙的滿門被滅。

各城主府進行了詳細地調查,那些家族更換家主不好說人家的對與錯,至於那些幫派的幫主卻查出來是神秘人取代了原來的幫主。

奇怪的是,新的幫主上任後,卻從不露麵,令人無法捉摸。

而那些被滅門的幫派卻一直未能找到有力的證據和線索緝拿凶手,全都成了懸案。

案件的重中之重,則是事關潛龍水軍(原雙河幫)被神秘人偷襲損傷慘重一案。

由於潛龍水軍對外宣稱依舊叫雙河幫,訓練也是秘密進行,所以在外人看來,這不過是一個龐大的幫派而已。

不久前,因為雲風要求青丘柏、青丘夜、青丘星、青丘雲帶領潛龍水軍的三十名高層進入萬魔穀的白龍堡壘參與集訓,致使潛龍水軍留下的強者太少,無法對抗神秘人的偷襲。

及至聯盟總部得到訊息由納蘭督軍親自帶領人馬趕到時,神秘人已經逃離。

前後不到一炷香的時間,潛龍水軍總部一片狼籍,死傷無數。

據倖存者口述,神秘人共有三人,修為深不可測,全是蒙麵而來。

神秘人一來便要強迫雙河幫臣服於他們,留守的馬班雲堂主誓死不從,竟然被其一掌拍成肉泥。

潛龍水軍總部有人發現情況不對,立即向聯盟總部傳訊請求支援,但依舊未能阻止這夥人對潛龍水軍總部人員的屠殺。

萬幸的是,由於所有的戰艦都是由青丘柏負責管理,被他帶進了白龍堡壘,因而冇有被神秘人搶去。

納蘭督軍緊皺著眉頭,從次陽王朝在邊境上集結重兵演練,到平沙周邊縣郡發生的案件,包括潛龍水軍總部遇襲,一件件,一樁樁,感覺到所有發生的事件表麵上看似沒有聯絡,但卻似乎有一根看不見的線串聯著。

這根線上串著的點,對平沙形成了一個包圍的態勢。

難道次陽人已經重啟了他們侵略平沙的計劃?

可次陽王朝哪裡有這麼多的破虛境顛峰的強者?

難道刺殺雲風的那些域外強者加入了次陽王朝的侵略計劃?

如果真是這樣,雲風的狂風計劃就必須要有更大的針對性。

否則,就很容易被次陽軍隊打個措手不及。

看來這事得與雲風等人好好合計合計。

目前,雷川上官家、倉瀾宋家、皇城納蘭家派來的集訓人員已經到位,雲風外公赫然在列。

而上官家與納蘭家也均是家主親自帶隊,可見重視程度十分之高。

明日就是第二批集訓人員進入白龍堡壘的時間,納蘭督軍決定隨隊進去與雲風商議對策。

待在澤蟒王城的雲風得到督軍的玉符傳訊之後,明白事態嚴重,立即帶著袁空等人趕回了白龍堡壘,同時向令狐如許傳訊,讓她帶人趕來。

“事情就是這樣,不知輔國公有何看法?”

在白龍堡壘的守衛軍營房裡,聚集著聯盟的高層人物,當然也包括那些新加入的宗門和幫派掌門,以及雲風的爺爺、父母、外公、師尊及幾位老丈人。

雲風將雪依、玉閣、瀟湘、紫玉等人也叫到一起,而袁空等人則暫時隱藏在雲風的隱匿陣法之中。

雲風的本意是暫時不想過早地暴露這些魔化族群。

雲風在人群中看到了紅字幫的艾幫主,心中雖然吃驚,但也不忘點頭示意。

那些重龍宗、八仙宗、萬劍門、群芳穀、百花宗、留香派等熟識的宗門不用說了,怎麼連紅字幫也加入了平沙聯盟?

艾幫主來了,那紅羽船主是否也來了呢?

儘管雲風知道一些平沙的近況,但卻並不知道平沙目前已經有了三環,人口數量激增,各大宗門和幫派均在此設立分部。

有的乾脆就將自己的宗門全部遷入平沙,使得現在的平沙如同一個萬流歸宗之地。

納蘭督軍將蒐集到的所有情報和調查情況、以及自己的看法向雲風敘述了一遍,想要聽聽雲風的意見。

雲風站了起來,皺著眉頭來回地踱著慢步,冇有馬上回答納蘭督軍。

眾人見狀,也不便立即插話,靜靜地等待著雲風開口。

“看來敵人等不及了,他們已經開始行動。”

雲風停住腳步,仰望著萬魔穀中晴朗的天空,沉沉地說出了第一句話。

“不過,即便這樣,他們也休想得逞!”

雲風堅定地揚起拳頭,然後低下頭來,看著眾人道

“我十分讚成納蘭督軍的分析,至於如何處理,我的意見是以太極推手應對,讓敵人無處著力。”

雲逸飛眼睛一亮,禁不住問道

“何謂太極推手?”

“太極推手是一門遠古的功法演練方式,要旨在於動靜相隨,借力打力,四兩撥千斤。”

雲風不敢說出太極拳的出處,隻得胡編了個理由,繼續說道

“就目前而言,我們的準備工作還不足,暫時不能開啟大規模的戰爭。”

“特彆是敵人中摻雜有域外的強者,其修為到底有多高,目前還冇有具體的準信。”

“如果我們貿然出擊,就有可能被敵人打個措手不及,失去戰爭的勝機。”

“古人雲,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當前的第一要務是抓好情報工作,派人深入次陽大陸刺探情報。”

“其次是成立一支秘密的特工隊,神出鬼冇地悄然收拾那些潛伏者,讓他們神秘失蹤,使敵人茫然失措。”

“第三是由我派出一支強大的隊伍進駐聯盟、潛龍水軍和民軍總部,嚴陣以待,防止敵人再次偷襲。”

“第四是重點抓好輪訓,加速培養高修為強者,應對未來的戰爭。”

雲風話音剛落,便響起了一片叫好之聲。

納蘭督軍激動地站了起來,由衷地感歎道

“輔國公果然是國家柱石,此四點良策足以令敵人氣餒。不過,這特工隊和進駐幾大總部的強者怎麼解決?”

雲風笑了笑,淡淡地說道

“納蘭督軍不必擔心,我已經有了人選。”

雲風說罷,又朗聲叫道

“袁空、令狐如許、師長勝、汪誌新、熊霸天、虎千丈何在?”

袁空等人一聽,立即站了出來,單膝下跪,雙手抱拳道

“風尊在上,屬下聽令!”

納蘭將軍、納蘭督軍、雲逸飛、甄院長、鐘坊主、陸坊主、雲少陽、花千叢、宋高吾、上官家主等人一看,立時驚住了

我的個乖乖,這是哪來的天人境強者?

怎麼對雲風如此畢恭畢敬?

雲風掏出一枚雲字令牌喝道

“令狐如許聽令!著你派出十名天人境強者,由令狐如意帶隊組成特工隊,前往次陽大陸刺探情報。不過,先將你族戰將以上的人員全部帶來這裡。”

“遵命!”

令狐如許接過令牌,立即前去組織人馬。

雲風這樣的安排是有深意的,紅魔豔狐一族從未出現在玄龍或者次陽,他們的天人境強者多,除了戰力強橫,還擅長變幻與魅惑之術,既能很好地隱藏自己,又能悄無聲息地迷惑敵人。

“汪誌新、熊霸天聽令!著你二人各挑選本族中的十名天人境強者來此組成突擊隊,準備配合納蘭督軍暗中剿滅神秘敵人。同樣,先將你族戰將以上的人員全部帶來這裡。”

“遵命!”

汪誌新與熊霸天接過令牌,立即出發,回到本族王城召集人馬。

這特工隊、突擊隊的名稱也是雲風取自地球上開展特殊任務的隊伍稱號,隨手拿來用用,還算是應景。

汪誌新的黃魔龍犬族群機智聰明,善於追蹤和辨識,是暗中破案的最佳人選。

熊霸天的藍魔飛熊族群則是不折不扣的打手,彆看他們的體形龐大,但他們天人境強者的飛行速度並不亞於疾風三代戰艦,適合速戰速決的快速除奸工作。

袁空見冇有安排自己任務,急得在一邊抓耳撓腮

“風尊,袁空怎的冇有任務?”

雲風微微一笑道

“彆急,馬上就會安排你等。”

雲風又掏出三枚雲字令牌,喝道

“袁空、師長勝、虎千丈聽令!著你三人各安排十名天人境強者組成警備隊來此等候,分彆派駐聯盟總部、民軍總部、水軍總部,負責警戒和守衛工作。與他們一樣,先將你族戰將以上的人員全部帶來這裡。”

“遵命!”

袁空、師長勝、虎千丈三興奮地接過令牌,也是迅速趕回本族王城組織人馬前來。

一切行動都在緊鑼密鼓中進行。

平沙聯盟高層人物全都瞪著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那些宗門、幫派的掌門見了雲風身邊的人,才發現自己是多麼渺小。

不過,讓他們慶幸的是,總算是與雲風成為了一條陣線的戰友,並且還享受到瞭如此難得的修煉機會和修煉資源。

如果成為了雲風的敵人,恐怕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甄院長喃喃地道

“我不是在做夢吧?”

雲逸飛爽朗一笑,拍了拍甄院長的肩膀

“老夥計,你冇有做夢,這都是真的。”

雲少陽夫妻,以及爺爺、外公,還有陸、鐘二位師尊來到雲風麵前,將雲風團團圍住。

雲少陽關切地問道

“風兒,他們怎麼稱你為風尊?”

“父親、母親、爺爺、外公、二位師尊,還有平沙聯盟的各位前輩,他們皆是萬魔穀中的實力強悍的域外魔化族群,目前已經認我為主,所以就稱呼我為風尊了。”

雲風微笑著說道,臉上雲淡風輕

“目前我擁有八支魔化族群,僅僅是神相境以上的戰士就達到了八十萬人之多,而破虛境強者以上的強者數萬,甚至天人境強者也有好幾百人。”

“因此,他們是我戰勝次陽入侵者的一支強大的秘密力量。”

“原本不想過早地暴露他們,但冇想到敵人會提前佈局和行動,所以隻好將他們派出去大殺四方,讓敵人產生顧慮,不敢輕舉妄動。”

說清了來龍去脈,雲風便讓大家全都去神玉台上修煉,隻留下了陸、鐘二位師尊。

雲風取出一瓶足有一米高的神玉礦石雕刻的巨大神玉瓶放在二位師尊麵前,並取出幾朵神玉蓮微笑道

“二位師尊,徒兒這裡取得有神玉液和神玉蓮,想請教師尊該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