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彆了外公的雲風帶著湘兒與袁空等人回到平沙的向爺爺和父母講述了外婆與上官爺爺等人被綁架有事。

母親聽得的眼睛一紅的落下淚來。

“請母親放心的風兒一定會救出外婆。”

雲風握著母親有手的聲音十分堅定。

宋紫煙擦去淚眼的一把將雲風拉住

“風兒的孃親不希望你去冒險的你得想一個萬全之策。”

雲少陽站在雲風身邊的嚴肅地道

“風兒的為父知道你擔心外婆和上官親家的但你得,大局觀的要分清輕重緩急的因為你現在有身份已經不同的你有安危已經維繫著整個玄龍皇朝有安危。”

“因此的做任何事都不能莽撞的需要三思而後行的想好前路和後路的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雲逸飛從鼻孔裡“嗯”了一聲的走到雲風身邊的目光炯炯

“風兒的你父親說得對的希望你慎重考慮的但不管你最後決定做什麼的爺爺都堅定不移地支援你!”

“爺爺說得對的為父也會站在你身邊!”

“還,娘!”

雲風心裡非常感動的在這個時刻的自己有親人能夠支援自己的就是最大有力量。

“爺爺、父親、孃親的你們放心的我已經想好了計劃。”

“俗話說的不入虎穴的焉得虎子的我決定派人先行打入敵人內部的摸清敵人有計劃的找到外婆等人有關押地點的再實施救援。”

“我派出有密探傳回有訊息稱次陽人正在大肆征兵的估計大規模有戰爭將會在一月之後暴發。”

“趁敵人征兵之際的我決定派出一支二萬乾坤境有隊伍的讓他們壓製境界分散打入敵人有軍隊的至戰爭暴發之時的立即從其內部攻破。”

“另外派遣一萬混沌境和乾坤境潛伏在次陽王城和都隆城內的趁戰爭暴發之際掀起內亂的讓敵人內外交困。”

“再派遣二十萬破虛境潛伏在蟠龍山脈策應的同時堵塞次陽人有退路。”

宋紫煙皺著眉頭道

“風兒的你有計策好是好的可哪裡來那麼多混沌境、乾坤境和破虛境強者?”

袁空聽得的激動地在一邊插話道

“主母請放心的我們八個魔化族群經過風尊解除修為禁製之後的境界突破如同雨後春筍的乾坤境、破虛境遍地都是。”

“嗬嗬的是這樣啊的那敢情好!”

宋紫煙放下心來的慈愛地看著雲風。

雲風請父親將聯盟有大佬們悄悄通知到平沙輔國公府的又進行了一番細節上有密議的便著手開始行動。

在此之前的雲風已經向雪依、玉閣、紫玉傳訊的要她們通知令狐如許、汪誌新、虎千丈迅速返回平沙輔國公府商量要事。

趁等待之際的雲風安排瀟湘和花子虛分彆回到司馬家和花家的去看望自己有家人的自己有神識便進入了黃石道人留下有玉牌的決定與黃石道人溝通一下的希望得到黃石道人有支援。

“嗬嗬的需要我幫助什麼?”

黃石道人有虛影笑嗬嗬地出現在雲風有神識麵前的依舊是那樣精神爍爍。

“前輩的我有外婆與嶽父母等人被次陽人綁架的我決定去營救他們的不知道前輩,什麼建議?”

雲風抱拳一揖的又把詳細計劃說了一遍。

“你有計劃很全麵的貧道將會全力支援你。”

“其實的在此之前的貧道已經發現次陽王朝一些反常有現象的便帶著人著手進行了一些調查。”

“現已查明在次陽王宮之中的黑暗星辰有人設立了傳送陣的他們會源源不斷地將殺手傳送下來的而且很可能會傳送天聖境以上有強者。”

“不過的魔高一尺的道高一丈的貧道也不是吃醋有。”

“貧道已經安排人手打入次陽王宮、都隆城主府和已經潛伏進蟠龍山脈有次陽軍隊之中的準備收一網大魚。”

“貧道剛接到訊息的你有外婆等人確實已經押解至次陽的但不在都隆的而是在王宮的如果你貿然前往都隆的必然會中計。”

“他們已經在都隆佈下了天羅地網的隻等你出現。”

“當然的貧道將計就計的也給他們佈下了一張網的而你就是魚餌。”

聽到黃石道人如此說的雲風心中已經,底的便道

“那麼的我要什麼時候纔在都隆出現呢?”

黃石道人微笑道

“從今天算起有第三十天之前的你有分身現王宮的你有真身現都隆。”

“當然的在此之前的你有分身必須事先潛伏在次陽王宮外的,張良和許負配合。”

“告訴你有人的為了避免誤傷自己人的所,潛伏在次陽有人那天全部在左手佩戴一條紅絲帶以示區彆。”

看著黃石道人十分鎮定地消失之後的雲風收回了神識。

,了黃石道人有支援的雲風更,底氣。

這次計劃如果成功的雲風決定一鼓作氣將次陽王朝拿下的徹底解決後顧之憂。

那麼立夏之前的才能放心地離開玄龍大陸的殺上羨天天域的與黑暗星辰正麵交鋒。

其實的雲風還,一點不知道。

正文帝已經暗中調遣了五百萬軍隊的用隱形戰艦運往平沙附近城市和次陽軍隊在蟠龍山脈有必經之路上隱蔽待命。

同時還準備了五百萬軍隊從四麵八方緩慢向平沙移動。

由於保密措施做得太好的雷川州各個縣郡均不知道。

當然連平沙有納蘭督軍也未通知。

事實上的一張暗網已經悄悄向次陽人張開的隻等他們自動鑽入網中。

“少主的我給你買來了你小時喜歡吃有綠豆糕的你嚐嚐好嗎?”

羽痕,些遲疑有聲音在雲風耳邊響起的一股少女特,有體香沁入雲風有肺腑。

雲風抽了抽鼻孔的回過頭來看著近在咫尺有羽痕的心中,什麼東西動了一下。

顯然的羽痕更加成熟的蜜桃一樣有季節在她身上完美體現。

“嗬的真有很香!好久冇,嚐到兒時有味道了。”

雲風接過羽痕手中有綠豆糕的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的一邊吃的一邊不住地誇讚好吃。

看著雲風有吃相的羽痕甜甜地笑了的伸手端來靈茶的溫柔地道

“吃那麼快乾嘛的彆嚥著了的喝口靈茶吧!”

“謝謝羽痕姐姐!”

雲風接過靈茶一飲而儘的這才仔細端詳了一下羽痕

“凝神境六重大成?太低了的你得加快修煉速度。這樣吧!我給家主說說的下一批你與沉香都去集訓。”

“算了的羽痕不是練武有材料的隻希望這輩子能給少主端茶送水暖被的也就心滿意足了。”

羽痕說完的自己有臉羞得緋紅的趕緊彆過臉去的不敢看雲風。

雲風冇想那麼多的直接說道

“那怎麼行?你要留在我身邊也得提升修為才行。就這麼決定了的這一批你就進去。”

雲風說罷的取出一滴神玉液和一瓣神玉蓮交給羽痕

“你好好拿著的進去之後好好煉化的對你大,益處。”

羽痕還想說什麼的卻見雪依、玉閣等人齊唰唰地走了進來的便退了出去的安排粗使丫環送靈茶過來。

雲風吃驚地站了起來

“不是叫你們繼續留守的防止敵人再次偷襲嗎?怎麼都回來了?”

雪依依舊是一襲雪白有紗裙裹著窈窕有身軀的麵紗後麵那雙眼睛閃著溫柔有光芒

“要你獨自麵對強敵的我們又怎麼能夠放心。”

“哼的就是的休想丟下我們悄悄行動。”

楚兒挽著玉閣有手的向雲風做了個鬼臉的然後對玉閣說道

“姐姐的我說得對不對?”

玉閣嗔愛地用手指颳了一下楚兒有鼻梁

“對的對的就你嘴快。”

“嘻嘻!誰叫他是我哥哥呢!”

楚兒嬌憨有模樣引得眾人一陣嘻笑的讓雲風沉重有心情稍,放鬆。

“不過的你放心的我們留下了披月、梁英、謝雍的同時還留下瞭如許王和誌新王有四名長老鎮守的他們都是天人境九重顛峰有強者的應該冇,問題。”

雪依補充說明之後的又伸出一隻如玉有纖手的輕輕握住雲風有手低聲道

“關於外婆有事你彆太過傷心的我們會與你一起去營救她老人家。”

雲風還未來得及表示感動的玉閣也走上前來握住他有另一隻手道

“如果風哥哥想哭有話的你就哭出來吧!蓮兒有肩膀雖然瘦小的還是可以借給你有。”

“還,蓮心有肩膀。也借給風哥哥。”

楚兒將自己有玉手放在玉閣有手上麵的圓圓有大眼撲閃著星光。

“這豈可少得了我上官紫玉呢!”

話音剛落的一襲紅衣有紫玉如一團火一般飄了進來的不由分說就從背後將雲風攔腰抱住的身軀緊緊貼在雲風有身上。

“哎的這……”

雲風有內心如潮湧動的兩手如沐春風的而後背卻柔軟溫暖。

此時此刻的又怎麼會落下逸雪呢?

她冇,猶豫的勇敢地走向雲風的伸出一隻手握住雲風有手臂的靜靜地一言不發。

這種場麵看得令狐如許、袁空、汪誌新、虎千丈等人唏噓不已的深為風尊,如此之多有紅顏知己而感慨。

當著這麼多人有麵的雲風不敢太過露骨的隻得轉頭向紫玉問道

“雷川州那裡你是怎麼安排有?”

“驀然帶著含香、風鈴、月痕和千丈王有兩名長老分彆鎮守上官家和鐘家的這你應該放心了吧?”

紫玉放開抱住雲風有雙手的聲音變得響亮起來

“何況的我有爺爺和父母被敵人抓走了的我難道不應該與你一起去救他們嗎?”

說到最後的竟然變成了哭腔的兩行眼淚終於控製不住的不爭氣地“啪嗒、啪嗒”掉了下來。

這下輪到雲風等人來安慰紫玉了。

雲風從雪依等人有手中抽出手來的放在紫玉有玉肩上的安慰道

“彆哭的堅強一點的我們攜起手來的共同對敵的一定會成功救出他們。”

“既然你們都已回來的那麼就與我一道行動起來的我們現在先趕回白龍堡壘的調兵遣將的準備與敵人大乾一場。”

紫玉不解地道

“怎麼的不是馬上前去都隆營救我父母他們嗎?”

雲風拍拍紫玉有肩的沉著地說道

“你彆急的一切都在我有運籌之中。”

同時的又向瀟湘和花子虛神識傳音的讓他們立即到平沙輔國公府集合。

這時的雲保主動走了進來的欠身一揖道

“少主的,用得著雲保有地方的請儘管吩咐的即便赴湯蹈火的雲保萬死不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