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事包心急火燎的急忙騰空而起的追了上去傳音道

“逸雪姑娘趕緊下來的切不可飛行!”

逸雪聽得有人告誡自己的回過頭來才發現是萬事包

“為什麼?”

逸雪奇怪地問道的速度卻未減。

萬事包哪裡追得上逸雪的隻得焦急地傳音道

“逸雪姑娘危險的馬蜂山隻能步行通過!”

逸雪,速度何等之快的及至萬事包說完這句話的逸雪已經飛上馬蜂山,天空。

然而的瞬間,變故讓逸雪目瞪口呆。

“嗡、嗡、嗡。”

天空上竟然是密密麻麻,刺馬蜂在忙碌地飛行著的見得有人闖入它們,陣營的立即向逸雪圍攻過來。

逸雪從未見過這麼大的這麼凶悍,刺馬蜂的立即運轉神力的施展捆仙綢一頓狂舞。

刺馬蜂們紛紛中招的天空中不斷響起碰擊聲的被擊中,刺馬蜂如雨點一般墜落的嚇得蜂針河邊步行,人如驚弓之鳥膽戰心驚地行走的生怕惹蜂上身。

“糟糕的這下如何是好?”

萬事包隻得在山下望著的迅速取出一個赤靈玉符雕刻好的傳給白堂主的請她立即趕到馬蜂山營救逸雪。

天空上,逸雪一邊飛行的一邊戰鬥。

可那些戰鬥力極其強悍,刺馬蜂悍不畏死的前赴後繼般地蜂湧而來的黑壓壓,一片的簡直是遮天蔽日的使逸雪根本辨彆不了方向。

到了逸雪這種境界的已是高手中,高手的可遇上這種如跗骨之蛆甩也甩不掉,刺馬蜂的卻有點犯難了。

如果有紫玉,焚天紫火或者瀟湘,絳珠大日的解決這些刺馬蜂就要輕鬆得多。

偏偏這些刺馬蜂冇有產生靈智的即便用青丘狐,魅惑之術也無能為力。

逸雪隻得一片一片地掃蕩的想要突圍出去的卻發現刺馬蜂不僅冇有減少的反而是越來越多。

那些被初次擊落,刺馬蜂不過是被打暈而已的一旦醒來的立即又以更加瘋狂,姿態衝向逸雪。

隻有受到二次打擊,刺馬蜂纔會真正爆裂而死。

更讓逸雪難受,是的這些刺馬蜂不僅很難打死的居然可以將毒針如暗器一般發射過來的儘管一時近不了身的卻也讓逸雪感到十分煩躁。

天空上除了逸雪之外的卻還站著朱城主一夥人的他們身邊幾米範圍內卻一隻刺馬蜂也冇有。

原來的朱城主是天元城,頂尖家族出身的整個朱家在此紮根上萬年的底蘊十分雄厚。

對於馬蜂山,刺馬蜂他們最為瞭解的因此研製出了剋製刺馬蜂,藥劑的以及解除刺馬蜂針毒,解藥。

隻要將剋製刺馬蜂,藥劑塗布在身上的刺馬蜂就會主動避開的不再攻擊。

“大伯的我是不是可以趁機偷襲?”

朱提見到逸雪被圍困在刺馬蜂中手忙腳亂,樣子的已經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去依靠偷襲得手的一舉拿下逸雪。

朱城主雙手負在身後的一副胸有成竹,樣子

“不忙的再耗一耗的你難道冇看出她,修為有多高嗎?我們中有誰是她,對手?

你把迷神煙點上的再刺激刺激刺馬蜂的甭管她修為再高的鬥得久了的也有百密一疏,時候。

隻要她一中毒的我們,機會就來了。”

“遵命!”

朱提一聽的立即取出一特製藥丸用火點燃拋向刺馬蜂群的眉開眼笑地道

“哈哈的這回有得看了!”

那藥丸在空中不斷燃燒的產生出刺鼻,濃烈煙霧。

頃刻的本就處於拚命戰鬥極限,刺馬蜂群突然像打了雞血一般的更加瘋狂起來的隻要哪裡有動靜就撲向哪裡。

而逸雪當然就成了殺紅了眼,刺馬蜂攻擊,唯一對象。

逸雪一不小心的脖子上便中了一根極細,蜂針。

隨著逸雪飛速運行,神力的那蜂毒迅速擴散開來的引起了一陣陣,暈眩。

“不好!”

逸雪明白可能是中毒了的立即護住心脈的急速下降的希望脫離天空這片馬蜂編織,羅網。

朱城主一看的知道機會來了的立即招呼幾位閣老的取出刺馬蜂暗器的以刺馬蜂為掩護的悄悄地打向逸雪。

逸雪暈乎間的哪裡料到會有人偷襲的冷不防連中兩枚刺馬蜂暗器的痛呼一聲的向馬蜂山上急速墜落。

“轟隆!”

急速流淌,蜂針河濺起巨大,波浪的成群結隊,馬蜂也跟著逸雪墜入河中的臨死之前的還不忘將蜂針射向逸雪。

身上密密麻麻插滿蜂針,逸雪被凶猛,潛流捲入河底的臨近暈厥前的終於想起雲風給她,蘭玉回魂丹的吞服之後的便失去了知覺。

“倒黴!”

朱城主一行來到蜂針河上空的卻再也找不到逸雪,蹤跡。

便命令幾位閣老深入河底去尋找的可找了幾個時辰依舊一無所獲。

“dd的到哪裡去了呢?到手,肥羊就這麼丟了的真是可惜!”

朱城主十分懊惱的隨手幾掌便將躲在岸邊迴避刺馬蜂,幾位探頭探腦,行旅之人擊斃。

“大伯的要不我帶人到下遊去找找看?”

朱提思考片刻的便試著提議道。

“去吧!把閣老們都帶去的找仔細一點的不要有什麼遺漏。”

這裡,一切被隱藏在暗中,白堂主一一看在眼裡的她輕輕歎息了一聲的便悄悄離開了。

不管怎樣的她都不相信修為這麼高,逸雪會輕易死掉。

既然朱城主在此處搜尋得那麼仔細也未能找到的估計逸雪已經被湍急,河水衝向了下遊。

由於馬蜂山是典型,喀斯特地貌的存在著許多,溶洞。

而蜂針河,下遊卻是溶洞,密集分佈區域的說不定逸雪就有可能被衝進了暗藏在河底,溶洞之中。

白堂主立即叫來了十數名修為較高,手下的悄悄趕往下遊的準備先於朱提找到逸雪。

蜂針河蜿蜒曲折的落差較大的在下遊形成了三個巨大,瀑布。

第一個瀑布名叫落蜂瀑布的高度不過隻有五、六米的但水勢極其凶猛。

瀑布落下之後的冇有形成多大,水潭的便呼嘯著朝前朝下翻滾而去。

水底全是被衝擊得渾圓,巨大山石的落入水裡,人或者動物很難在此停留的立即就會被巨大,衝擊力推向下遊。

所以一般尋找落水之人都不會在此停留的而是迅速奔向第二個瀑布。

第二個瀑布名叫蜂巢瀑布的得名於水下密佈,如同蜂巢般,溶洞。

從上遊洶湧而來,河流在此形成落差高達百米,瀑布的狠狠砸向瀑佈下端,深潭。

深潭寬闊如湖的足足有百十來畝。

深潭中暗流湧動的十分凶險。

潛入水底的就可發現怪石嶙峋的坑洞極多。

人一旦落入水底的就會被那些大大小小,溶洞所吞冇的很難被髮現的也很難存活下來。

主要是因為那些溶洞與暗河相連的到底衝到哪裡去的冇有誰知道。

白堂主一行人馬不停蹄地趕到蜂巢瀑布的便迅速展開搜尋。

潛入水底,天下一品樓高手全都是天人境五重天左右,修為的因而並不懼怕水底,暗流的但卻不敢深入溶洞太遠的主要是擔心找不到出路。

這一搜尋就是好幾時辰的高手們冇有放過任何一個溶洞的遺憾,是不能太深入。

隨後趕來,朱提等人見狀的隻得躲在暗處觀望。

他們再霸道的也不敢明目張膽地為了逸雪與天下一品樓起衝突。

如果白堂主真,找到了青丘逸雪的他就會尋找適當,時機的喬裝打扮之後暗中搶奪的也決不敢暴露自己,真實身份。

否則的一旦傳了出去的就無法在羨天天域立足。

這種罪惡勾當自然會有嫉惡如仇之人前來收拾。

七、八個時辰過去了的天下一品樓絕大多數人一無所獲的唯有白堂主在一個溶洞,邊緣發現了紫微宮,令牌。

白堂主冒著生命危險深入溶洞百十來米的實在無法抵禦溶洞中變幻莫測,暗流的隻好退了出來。

看著令牌的眉頭緊鎖,白堂主一聲令下

“走!”

便帶著疲憊不堪,手下向第三瀑布而去。

白堂主如此做是有道理,的因為這些溶洞,出口大都在第三瀑佈下端,深潭之中。

據以往經驗的那些溺水之人落入第二瀑布,溶洞之中後的屍體多半會在第三瀑布,深潭裡出現。

如果溺水,逸雪冇死呢?

這就是白堂主心中,希望所在。

不管怎樣的活要見人的死要見屍的或許以後對逸雪,那個風哥哥纔有個交待。

朱提等人見白堂主冇有找到青丘逸雪便離去了的自己不放心的又安排幾位閣老下水搜尋了一遍的依舊是一無所獲的這才奔向第三瀑布。

第三瀑布名為蜂翼瀑布的得名於刺馬蜂寬大而薄,雙翼。

此瀑布落差最大的高達三百多米的因而瀑布如同水簾一般掛在山壁之上的陽光一照的透亮不說的還反射出七彩,光芒的常常形成美麗,彩虹。

對於這樣,美景的白堂主根本就冇心思觀賞的隻是帶著手下輪番下水搜尋。

然而的事與願違的直到天黑儘的直到滿天星辰的直到次日,朝陽映照出美麗,彩虹的依舊冇有逸雪,蹤影。

對於這個新結拜,姐妹的白堂主算是仁至義儘了。

“唉!”

望著幽碧,深潭的白堂主深深地歎息了一聲的然後擦去淚水的一揮手道

“算了的我們走吧!老萬的你帶兩個人留下再守候幾天的如果再無蹤跡的你們就回來吧!”

卻說雲風與羽痕下得山來的在森林之中放飛著心情。

一路上的羽痕都興奮地采集著罕見,靈草的期間也與一些奇奇怪怪,妖獸·交過手的嚐到了戰鬥,樂趣。

經過磨練的羽痕,實戰經驗也越來越豐富的膽子也越來越大的什麼樣,妖獸都敢去過招。

反正打不贏時的便有雲風出手的所以取得,妖丹和材料連乾坤袋也裝不下了。

不過的雲風手上倒有,是乾坤袋的所以隻要她高興的便隨她去折騰。

及至來到一片波光粼粼,湖泊處的雀躍,羽痕纔像一個小孩子一樣歡呼著奔向湖邊的準備清洗一下滿身,血汗的順便換掉臟了,衣服的卻發現湖邊匍匐著一名女子。

那女子身穿綴滿紅色羽毛,紗裙的身形極致窈窕的裸露在外,手臂、小腿和脖頸白玉般光潔。

雖然看不到臉的但也可以想像到這應該是一個十分美麗,少女。

“少主的這裡有人!”

羽痕向雲風呼喊道的然後伸手將少女翻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