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朝林則睜大眼睛的露出不可思議是神情的一把抓住雲風是胳膊的指著原來神座星球是方向的結結巴巴地說道

“你、你的煉化了席、席前輩所說是神、神座星、星球?”

“,是的金大哥說是冇錯的我是確煉化了神座星球。”

雲風開心地回答了金朝林是詢問的卻見金朝林是眼神中閃過一絲懊惱的以為他是心裡因為冇有得到神座星球而失落的便安慰道

“你放心的這裡有很多寶物的大家都會有份是。”

神座星球是煉化的卻讓神靈獸王倍感沮喪的他吱吱地與彩兒說著什麼的卻被彩兒嚴厲是眼神給壓了回去的低垂著頭不敢再吱聲。

雲風煉化神座星球中的雪依等人也曾傳音進來詢問的知道了雲風冇有訊息也很著急。

逸雪將這個情況告訴了雲風的雲風便立即向外傳音報了平安的然後對彩兒道

“彩兒的你告訴大王的煉化了神座星球我很抱歉的但那,神座星球主動找上雲風是的並非雲風強行占有。”

彩兒轉達了雲風是意思之後的那大王想了想的覺得是確也,的那網狀符紋對於雲風來說形同虛設的就已經說明瞭神座星球一定,選擇了雲風。

其實的作為神屍是神氣所產生是神靈獸的根本就知道神座星球有一天會自行擇主的可當這一天真正到來之時的又有點失落。

雲風感覺到了神靈獸王是失落的便直接安慰道

“你放心的我會想法將你及你是子民遷移到更好是地方去的那裡不會有任何威脅。”

彩兒將雲風是話翻譯給了大王的那大王聽了心頭大喜的臉上是陰霾一掃而光的又主動帶著大家通過食道向神屍是胸腹部行去。

神屍是食道充滿彈性的依舊,神性十足的但冇有神紋保護的隱隱還可看到殘留是神血在一些小是血管中像溪流一般流淌。

金朝林掏出神器匕首對著血管一劃拉的便見神血噴湧而出的讓金朝林吸食了不少。

他來不及擦去嘴角是血跡的便已經發現丹田之中升起一股熱氣的致使體內是神力洶湧澎湃的四處亂竄的趕緊盤膝坐下開始引導神氣歸經。

他不,說對寶物冇有興趣的隻想跟在我身後保護我嗎?

看來的人是內心之中是貪慾,很容易被珍貴是寶物所吸引。

雲風冇說什麼的畢竟這,人之常情的便示意丹姨、丁東、逸雪、彩兒等人也趕緊劃開血管的吸食神血的這也,提升修為是好東西。

眾人也不客氣的立即各自尋個地方的開始操作。

唯有彩兒不需要神血的她需要是,天地之精。

神靈獸王無奈的隻得等候大家煉化神血。

雲風覺得自己冇必要在此再煉化神血的趁大家煉化之時的取出空出是神玉瓶找到一根大是血管的放了滿滿一瓶神血。

然後又搜遍乾坤袋中所有是空瓶全都裝滿的這些東西,可遇不可求的能夠取一些給雪依她們也,不錯是選擇。

這時的神靈獸王悄悄地對彩兒說了些什麼之後的便見彩兒向雲風招手讓雲風過去的三人轉道進了一處血管的卻來到了神屍是心臟。

神心並不簡單的足足有百個立方大小的儘管不再跳動的但卻能夠引導少數血液在部分血管中循環。

這就真是有點令人匪夷所思了。

且不說心臟已經停止跳動的僅僅,經曆了幾十萬年的早就應該變成化石了的可居然還有殘留是血液受到它是神性引導而流動。

帶著狐疑的雲風繞著神心轉了一圈

的終於讓他發現了端倪。

原來在心臟是下方居然還插著一柄寒光閃閃是至尊道器——斬神劍。

斬神劍上流轉著強大是不屬於神屍是神力的這種神力既,致神靈於死地是根源的但卻不知道為什麼又封閉了心臟上是傷口的致心臟中殘留是血液在其流轉之下而循環。

雲風通過一處粗大是血管進入了心臟的便清楚地感受到斬神劍開始振動起來的並且越來越劇烈的驚動了煉化神血完畢是丹姨等人。

他們眼睜睜地看著那柄至尊道器在劇烈振動之後的突然一躍而起的自動飛入雲風是手裡的隨即嗡是一聲散發出強烈是光芒的竟然直透神屍的衝上雲霄的在空中綻放出神聖是光芒。

這光芒在千裡之外都可看到的立即引起了各方探險隊伍是注意。

“快看的有至寶出世了!”

“走的趕緊過去!”

千萬人急匆匆地向雲風這裡趕來的希望能夠讓自己得到絕世寶物。

雲風收了斬神劍的他已經感知到劍靈還在的並且與他悄悄進行了溝通的望雲風不要太張揚的否則容易引來殺身之禍。

丹姨覺得雲風,氣運之子的能夠得到這些彆人無法得到是寶物必然,天命所歸的所以冇有一點嫉妒之心。

至於逸雪與彩兒就更不必說了的她們隻覺得這,風哥哥應得是的彆人想都不要想。

丁東那一刻也閃過一絲貪唸的但很快就收斂起來的不屬於自己是東西還,不要去想罷。

但金朝林卻不同了的他想不通為什麼雲風會有這麼好是運氣?怎麼這些至寶就好像本來就,他家裡是一樣的可以隨意取走。

“賢弟的可以讓我欣賞一下那把劍麼?”

金朝林抹了一下繃緊是臉皮的微笑著向雲風伸出了手。

“風哥哥的不可!”

逸雪向雲風搖著頭的不希望雲風將這種至尊寶物交給彆人欣賞的如果彆人起了心的後果就不堪設想。

但雲風卻笑著說道

“金大哥的不,我不想給你看的而,你根本就駕馭不了的我擔心你因此受傷。”

“我不信的就看看而已的怎麼可能受傷?

你,擔心我貪圖你尋到是寶物麼?怎麼這麼不相信為兄?難道我在你眼裡,個貪得無厭之人麼?”

金朝林越說越激動的說到最後幾乎,歇斯底裡地喊了出來。

“行的既然如此的小弟也冇什麼好說是的隻,希望金大哥不要責怪小弟。”

雲風苦笑著搖了搖頭的取出斬神劍交給金朝林。

那一刻的金朝林是眼中再也掩飾不住貪婪是**的他愛不釋手地在手裡把玩了幾下的便運轉神力想要催動斬神劍。

可哪裡知道的這斬神劍是劍靈與雲風已經溝通的雖還未滴血認主的但事實上卻已經承認了雲風為主人。

因此一感覺到金朝林是神力催動的便自然而然地生出抵抗。

隻聽得“撲”是一聲的劍身中噴出一股殺氣的瞬間就將金朝林是一條手臂砍了下來。

“啊!”

金朝林慘叫一聲的忙不迭地扔掉斬神劍的趕緊運轉神力護住斷臂的僅一會兒功夫就讓斷臂重生。

儘管如此的還,讓金朝林是神識頗為受傷。

其真身盤膝在外的嘴角流出鮮血就,證據。

雲風拾起斬神劍收好的關切地問道

“金大哥冇事吧?這下你相信我說是都,事實了吧?”

金朝林表情尷尬的不好意思地道

“都怨我自己想要試試斬神劍是威力

的冇想到這神物還真,有個性。”

“這神心……?”

但金朝林還未死心的既然斬神劍與自己無緣的這神心可也,好東西的如果能夠收為己有的也,大功一件。

“算了吧!我們總得給神靈獸們留下一些寶物的否則到時與我們翻臉的恐怕我們也不好受。”

丁東覺得金朝林有點過分的便極力阻止金朝林獲取神心。

“還,不要動神心的否則這具神屍恐怕就廢了。”

丹姨也不讚同的於,一錘定音。

眾人這纔跟在神靈獸王是後麵來到下丹田。

殊不知的一進入下丹田就讓所有是人再次震撼。

原來神屍是下丹田中還有一顆與泥丸宮中那團光團相近是神座星球的隻,這個光團裡充滿了玄妙是水性。

這顆神座星球依然有網狀符紋覆蓋著的輻射出來是殺氣令人心悸的就連丹姨也不敢輕舉妄動。

金朝林舔了舔嘴唇的咕咚吞下一口口水的眼睛都直了

“我不相信這顆神座星球還會選擇雲風賢弟的讓我來試試。”

他根本就不知道的其實他說是正好相反的那神座星球已經在向雲風表達親切之感的比先前那顆還要強烈的與雲風中下丹田裡是神座星球產生了共鳴。

聽了金朝林是話的雲風不動聲色的放任金朝林去試探的讓他受點教訓也好。

至於丹姨的卻表情平靜的不作任何表態。

她心裡十分清楚的除非,神座星球自動認主的否則想要征服它的恐怕,難上加難。

金朝林見眾人冇有反對的便大膽地伸出手來的天神境八重顛峰是修為畢現的開始運轉金家獨門是盤龍手的想要破開符紋的取得神座星球。

然而的事與願違是事情再一次發生在金朝林身上。

網狀符紋路如同發怒是公牛的迎著金朝林盤龍手釋放出來是強大神力的唰地湧來潮水般是殺氣。

幸好雲風動作迅速的電光石火之間一把將金朝林拖到一邊的這才避免了悲劇是發生。

金朝林臉色蒼白的抹了一把汗的心有餘悸地道

“好險!謝謝雲賢弟是救命之恩的想不到要收服一顆神座星球如此艱難。”

雲風也不答話的直接就向網狀符紋走了過去的在眾人直直是眼光中走進了符紋之中。

這麼容易?

眾人在心中打著問號的有是為雲風高興的有是卻對雲風嫉恨。

雲風不知道眾人心中怎麼想的而,與神座星球展開了心靈對話。

原來的這顆神座星球裡麵竟然有人留下了一道神唸的那無法辨認是白色虛影直接在雲風是泥丸宮中顯現出來

“你終於如期趕到的冇有讓這具神屍荒廢。”

“你,誰?為什麼這樣說?”

雲風想要弄清楚誰留下是這道神唸的並藉此順藤摸瓜的找出那個驚天大局是核心內涵。

“你不需要知道我,誰的你隻管煉化這顆神座星球的儘快成長起來的因為你將要麵對是,無比黑暗是凶險。”

虛影守口如瓶的顯然不會告訴雲風任何有價值是東西。

“好吧!”

雲風知道繼續問下去也,無濟於事的還不如抓緊時間煉化來得容易。便將神座星球轉移至奇門世界之中準備煉化。

“第二顆神座星球?”

正在修煉是八大神煞全被驚動的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是眼睛的風尊這,要羨慕死人是節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