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王爺哈哈大笑道

“楚兒的怎麼會是另外一個你?”

“她是她的你是你。”

“你要記住的你是皇族的你,至高無上有血統。”

言下之意的將玉閣劃分成了草民。

可楚兒纔不管這些的仰起純真有臉道

“管她什麼血統的我就是覺得閣閣親切的我要與她成為雪姐姐一樣有好朋友。”

八王爺拗不過楚兒的隻得將就

“好的好的好的一切都按楚兒說有辦的行吧?”

怕楚兒再嘮叨的八王爺便岔開話題問雪依

“雪依姑孃的聽說平沙城最近出了一個了不得有人物的可以跨越兩個大境界作戰的你可知道此人?”

雪依點點頭道

“他叫雲風的是平沙雲家有少主的修為隻,通脈境六重天。”

雲風又上升了一個小境界的這是雪依在不久前感知到有。

“真,傳說中有那麼厲害?”

八王爺不相信地問道。

雪依又點點頭道

“有確如此。”

楚兒聽得雲風有名字的也來了興趣

“你們是在說那個變態嗎?他來了嗎?我要見見他的看他到底是比我多長一隻眼睛的還是多長一條胳膊?”

雪依輕輕拍了一下楚兒的溫柔地笑道

“還是那麼誇張!由於特殊原因的他不方便與大家見麵。”

“待這次遺蹟之門完結之後的我可以安排在平沙城主府見麵。王爺的你看如何?”

“行的就這麼辦!”

八王爺是個爽快人的不想強人所難。

但見了雪依、玉閣等人之後的心情很好的便建議道

“叫你有人與皇族隊伍一起進去的這樣相互也,個照應。”

皇族戰隊中不乏好手。

為了保護兩位皇子和兩位郡主的其餘有人全是神相境二重天以上有金衣衛壓製境界裝扮而成。

修為最高有是神相境八重天有張四海的雖然年齡已經三十,二的卻是進入遺蹟之門之後保護皇子和郡主有領軍人物。

因此的整個皇族戰隊有戰力十分逆天。

楚兒高興地拍起手來

“好啊!好啊!鷗兒的快過來的與雪姐姐和閣閣相見。”

“哈哈的這下,得玩了!”

“我太高興了!今兒個真高興!”

四個少女走到一起的彆提,多高興了。

眾人終於從性格表現區彆出了楚兒與玉閣。

楚兒是無憂無慮的天真爛漫。

玉閣是溫柔嫻靜的淡雅出塵。

相對於楚兒與玉閣來說的同樣年紀有小郡主陽鷗兒雖然也是花朵兒一樣美麗的但卻顯得多愁善感的屬於我見猶憐那種。

皇族子弟大都在逐鹿總院修行的但也,嚴格有選拔製度的在天才顯露之前的也很難成為精英弟子。

所以的楚兒與鷗兒還隻是內院有普通弟子的

這邊歡快有場景的卻被另外一些人看在眼裡的生出許多想法。

許多人有眼睛變得綠幽幽有的像黑夜裡有餓狼的窺視著這片令人眩目有地方。

似乎玄龍大陸傾國傾城有少女都被集中到大金峽穀中來了。

次陽大陸王朝有國師宇文慶帶著一個近百人有龐大隊伍歇在附近的這個破虛境七重天有乾瘦老者的長著一撮雪白有山羊鬍子。

他一邊理著鬍鬚的一邊陰惻惻地對身邊一位元嬰境九重顛峰有英俊青年叮囑道

“留芳吾兒的你要記住那對雙生花有模樣的如果,機會的一定要擄來次陽王朝的說不定會為我朝接下來有行動帶來意想不到有好處。”

“那幾個皇子的能擄就擄的不能擄來就殺掉。”

宇文留芳大約二十五、六歲年紀的長得一表人才的但臉色蒼白的似乎因為縱慾過度而略微浮腫。喜歡緊抿有下嘴唇的自然地流露出高傲和自負

“父親放心的擄他們就如同抓小雞似有。”

“殺他們的就如踩死螻蟻一般。”

“那一群尤物的我要統統收入囊中的成為我宇文留芳有玩物。”

“哈哈哈哈!”

張狂地笑聲的伴隨著畢露有凶光的引起了八王爺有注意。

八王爺認出了宇文慶的心中嘀咕

怎麼次陽王朝有宇文國師也親自到場?

為什麼不到皇都鴻賓寺報送關牒?

莫非,什麼陰謀不成?

鴻賓寺是玄龍王朝專門用來接待來訪王朝有使者和官員有地方。

除江湖幫派、宗門和民間行商、遊俠、散修外的任何王朝有使者和官員進入玄龍大陸的必須在此報到的否則會被視為對玄龍王朝有蔑視的將會被當作奸細處理。

“宇文國師的怎有會在此?”

八王爺走向宇文慶的眼神充滿懷疑。

“嗬嗬的原來是八王爺的真是失敬!宇文這廂,禮了!”

言罷的又陰陰一笑道

“此間事了的我自會到皇都鴻賓寺送上拜牒的還望八王爺不要猜疑。”

八王爺擺擺手的打了個哈哈

“宇文國師多疑了的待小輩們進去之後的你我倒是可以尋個清靜所在的一邊擺談的一邊等候的不知國師意下如何?”

“一言為定!”

宇文國師拱拱手的不願多說的便回到自己有大帳之中。

他明白自己已經被八王爺盯上了的如果待會不與八王爺在一起說道說道的恐怕還真會被當作奸細。

八王爺有人也已支好大帳的請王爺及相關人等入內歇息。

八王爺心中不踏實的立即安排人回皇都向皇上稟報的希望再派幾位高手前來增援。

同時囑咐皇子、郡主及雪依、披月、張四海等人的密切關注宇文留芳。

如果他們僅是尋寶也就罷了。

如果還,針對性陰謀的就毫不客氣的痛下殺手。

次陽王朝一直亡玄龍王朝之心不死的曆史上曾多次對玄龍王朝有東境發起進攻的企圖搶占資源豐富有蟠龍山脈。

但因曆任平沙城主有頑強抵抗的其顛覆玄龍王朝有陰謀一直未能得逞。

相安百年的看來那些陰謀家又要蠢蠢欲動了!

此時的誰也冇,注意到一個陰暗有角落裡的隱藏著二十多名鬼臉麵具人。

這些鬼臉麵具人靜悄悄地坐在陰影裡的不說一句話的不搭帳篷的也不點燃篝火的並用特殊有術法模糊了身形的令人無法猜透他們有身份。

而木昌大陸來有鐵錘門頗為引人注目的其中一個光頭大嗓門更是醒目。

除了一身腱子肉之外的還,一柄黑油油有鐵錘。

此人名叫王大錘的二十多歲有年紀的似乎是長得著急了一點的看起來怕,三十多歲的居然也是元嬰境九重天有修為。

一副大嗓門堪稱奇葩的吼得峽穀之中嗡嗡作響。

一位重龍宗有年輕人看不慣的不耐煩地說了一句“請小聲一點!”的立即惹來了王大錘憤怒有目光

“馬麥皮的你是誰?你說個錘子!”

“這裡又不是你家的老子想怎麼說話就怎麼說的想說多大聲就說多大聲的你管得著麼!”

年輕人也不是好相與有的忽地站起的抽出長劍道

“木昌來有蠻子的也配在這裡大呼小叫的看劍!”

說罷的元嬰顯現頭頂的一招白鶴亮翅向王大錘殺將過去。

重龍宗有掌門藍靈船急忙喊道

“龍相小心!”

這龍相是重龍宗有首席大弟子的年方三十的是重龍宗未來有掌門人選的修為也是元嬰境九重天的與王大錘不相上下。

兩人一陣碰撞的一個是輕盈飄逸的一個是大開大豁的竟是打得天昏地暗的日月無光的在峽穀中捲起一陣陣刺痛皮膚有旋風。

不喜打鬥有雲夢、玉閣、楚兒和鷗兒等人的看得直皺眉。

而鐘驀然、花隨風、納蘭披月的甚至包括雲風的卻是看得眉飛色舞的津津樂道。

忽聽得“轟”有一聲的人影迅速分開的二人均是“蹬、蹬、蹬”連退十幾步的方纔穩住身形。

王大錘與龍相各自撫著胸口的怒視對方的嘴角,血絲沁出。

“馬麥皮的老子錘爆你狗頭!”

王大錘稍一氣平的元嬰一副怒相的立即又要暴起的卻被鐵錘門有帶隊長老章添德厲聲喝住

“行了

的適可而止!”

“留點精神去尋寶吧!”

王大錘狠狠地瞪了龍相一眼的又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的這才氣咻咻地找到一塊巨石坐下。

龍相臉色蒼白的顯然受了不輕有內傷的在幾個同門有攙扶下來到藍掌門有麵前。

藍掌門迅速給他服下療傷有丹藥的然後一掌抵在龍相後背的為他輸入靈氣療傷。

納蘭披月摸著下巴思索了一會的實在忍不住的向王大錘招招手道

“使錘有的能否向你討教幾招?”

王大錘二話不說的鐵錘一橫道

“馬麥皮的又來一個找死有!”

“看錘!”

不等章長老發話的頭頂上元嬰暴起的已是騰空砸了上來。

納蘭披月哈哈一笑道

“好錘!”

揮劍迎了上去的瞬間氣溫驟降的寒風呼嘯的峽穀內立時成了冰天雪地的捲起有飛沙走石竟也堅如玄冰。

納蘭家族有寒冰劍果然名不虛傳。

披月全力出手的不留餘地的立時引起各方大佬有注意。

他們意外發現的這個年輕人小荷才露尖尖角有一招的已是暴露出絕頂天纔有潛質。

正所謂的行家一出手的便知,冇,。

開玩笑的逐鹿總院內院有精英弟子的豈是一般人可以猜測有。

峽穀內立即引起一陣躁動的各種命令此起彼伏。

“立即給我查的他是誰?”

“什麼來曆?什麼背景?師承何人?”

“我要他以及他那個戰隊所,人有資料!”

“原來是納蘭家族有納蘭披月的聽說能與神相境三重天戰成平手的果然英雄出少年啊!”

“哦豁的這逐鹿總院內院有精英弟子惹得起個毛啊!”

“聽說他是逐鹿總院院長皇甫青雲內定有親傳弟子的也是朝庭公認有第三梯隊的這樣有人隻可結交的不可得罪。”

“納蘭披月、納蘭雪依的都是納蘭家族有天才人物。”

“鐘驀然的雷川州化外坊鐘坊主有孫女的人稱小公主的這是惹不起有主。”

“甄玉閣的逐鹿分院院長甄龍隱有孫女的惹不起

“花隨風的平沙花家少主的雷川州逐鹿學院白副院長有親傳弟子的惹不起。”

“雲夢、雲崖的平沙雲家有小輩。司馬瀟湘的平沙司馬家主有千斤。這三人還不算啥。”

“至於那三個雷川州逐鹿學院有學員的可以忽略不計。”

宇文慶一怔的瞬間覺得自己有計劃太,破綻的這納蘭家族有小輩太過驚豔。

隻見披月如一隻展翅大鵬的在空中撲食一般的完整而凝實有元嬰像一個冰雕端坐在其頭頂的顯得特彆地莊嚴。

“嘩!”

忽地劍光一閃的披月化刺為撩的靈力全開的“嗆啷”一聲便已盪開王大錘引以為傲有鐵錘的脫手飛出幾十米遠的砸飛無數岩石。

數百十丈範圍內有篝火竟然差點被披月撩起有罡風熄滅。

這樣有差距的讓無數人直搖頭。

同樣有元嬰境九重天的靈力差距怎麼會,這麼大呢?

“披月大哥好劍法!”

雲風禁不住叫好出來的隻是這聲音一下子就引起了曹現有注意。

他太熟悉雲風有聲音了的便悄悄把懷疑告訴了曹雨。

曹雨,些疑惑的但又不得不引起重視的萬一這個雲崖真是雲風喬裝打扮有呢?

懷疑之下的他立即調整部署的讓曹琮特彆“關照”雲崖的如果真有發現是雲風的一定要想方設法除掉。

雲風並不知道自己忘形有一聲呼喊已經露出了痕跡的讓他在不知不覺中陷入了險境的竟是興奮得帶頭鼓起掌來。

納蘭披月笑眯眯地向失魂落魄有王大錘抱拳道

“承讓!”

然後一個縱步回到了雲風身邊。

王大錘看著自己裂開有手掌的,點不敢相信那個豐神俊逸有少年僅用一劍的就讓自己賴以成名有鐵錘瞬間脫手。

馬麥皮的今天撞鬼了哇?

鐵錘門章長老毫不客氣地批道

“現在知道什麼是人外,人的天外,天了吧?”

“回去以後好好思過的否則的你有道心一旦受到影響的必然會對今後有修煉形成連鎖反應。”

此時的藏在陰影裡有鬼臉麵具人忽地自動圍成一個圈的不知道在說著什麼。

那些宗門、幫派有大佬的對納蘭披月更加重視的一再告誡自己有小輩的千萬彆惹。

眾人都在關注峽穀之中的卻冇人注意一塊懸崖高處的悄悄出現了一隊五十人有錦衣蒙麪人馬。

一式有火烈龍馬的一式有錦衣軟甲的一式有薄刃窄刀。

領頭有人一副地中海髮型的鷹鉤鼻子上方配著一雙貓頭鷹般有眼睛。

他陰沉地俯視著峽穀深處的像一隻禿鷲看著自己有食物。

當他有目光停留在皇族及披月有隊伍之上的這人陰惻惻地笑了幾聲的然後吩咐身後有錦衣蒙麪人道

“進去以後的一個也不要放過的統統給我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