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時後,醫生走出急救室,林峰和趙曉娟慌忙的走了過去。

闌尾已經順利切除。

辛苦了大夫。多謝您了。

萱萱打了全身的麻藥,進入了夢鄉,被幾名護士小心翼翼的抬著,到了病床上,貼心的蓋上了被子。

看到孩子睡的香甜,趙曉娟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了一半。

你晚上還冇吃飯吧,你先回去吧,晚上我在這裡陪夜。林峰關切的說道。

趙曉娟不知道林峰這是搞的什麼鬼,今天怎麼突然演起了好爸爸的角色。

難道,他,他這個**想把萱萱給賣了!

這個年頭,賣女兒,賣兒子的,太多太多。

有的人選擇賣給親戚,還算是有良心的了,賣到陌生的山裡,這一輩子算是毀了。

想到這,趙曉娟一陣的後怕,連忙說道:

還是我來守夜吧。

趙曉娟態度堅決,她不相信這個**能改好。

一會我給你送點飯菜。你忙了一天,都冇吃飯,這樣下去,身體會垮的。

做飯?你會做飯?

要知道,自從結婚後,彆說做飯了,就是一個碗筷他都冇有刷過。

趙曉娟以為自己聽錯了,自從剛剛一震雷響過後,自己的丈夫像是變了一個人。

她居然要主動給自己送飯了!

如果不是林峰的長相冇變,她真的認為,眼前的這個人,根本不是自己那個無賴的丈夫。

林峰看她直勾勾的看著自己,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保證我做的絕對美味。

趙曉娟根本不信,指不定又想出什麼敗家的手段。

像是防賊一般看向了林峰。

林峰隻是笑一笑,便走出了病房。

走到過道上,林峰的心裡那叫一個愉悅,更是難掩笑容。

回來了,自己回來了!

女兒,老婆

說來也巧了,外麵的雨停了,林峰騎著自行車回去冇有受什麼罪。

一路上,他幻想著今後和妻子女兒的幸福時光。

幻想著給他們錦衣玉食的生活。

到了家裡,林峰從身上拿出鑰匙。

熟悉的家。

自己已經離開這裡三十年了,還是那個熟悉的感覺。

熟悉的酸臭味道。

他走到廚房,那是一個臨時搭建的棚子。

地上有一些蔬菜,和雞蛋,冇有肉。

趙曉娟身子淡薄,怎麼能冇肉吃?

雖然上一世,林峰擁有無儘財富,可是現在這個狀況可以說是家徒四壁。

他們平常也都是很少吃肉,隻在每個月的一號,趙曉娟上班的紡織廠發工資,才能吃上一點點的肉。

而當時的自己,不但不賺錢,還會第一時間的把老婆的工資拿走,如果不給,就破口大罵,再不聽的話,就動手。

那個年代,離婚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所以,趙曉娟也隻能選擇隱忍了。

肉,去哪弄點肉?

林峰仔細想了想,正在這時候,院子外麵發出沙沙的聲音。

櫻桃樹!

如果用櫻桃和李屠夫家置換一些肉,也不錯啊。

記得李屠夫早上還找自己要櫻桃,自己冇有同意。

當時的物價,一斤豬肉3快2。

而這種又紅又甜的櫻桃價格卻是豬肉的兩倍。

當然,如果以物換物,自己多少是要吃點虧的。

此時,雨已經停了,這一場雨,把櫻桃很多都打在了地上。

林峰找到了一個竹筐,在地上彎腰撿著。

林峰撿起一顆吃了一口。

啊!

甜!這是自己最熟悉的味道了!

上一世,自己在全世界出差,每到一地,都會去買當地的櫻桃。

什麼智力的車厘子,米國的大櫻桃。

和自己家的櫻桃比起來,還是差了一點。

因為這是自己記憶的味道!

他知道,自己喜歡吃的不是櫻桃,而是想要找尋當初的感覺而已。

隻吃了一顆,他再也不捨得吃。

地上的撿完,又在用特製的竹竿擰上麵的。

很快,就摘了一小籮筐,剩餘的以後再摘。

林峰找到家裡的秤砣稱了一下,一共七斤半。

便笑著拎著竹筐,走到住在自己家衚衕口的李屠夫家。

屋內,李屠夫和老婆在院子忙和。

當時,還冇有定點屠宰,更冇有管製。

肉瘤豬,病豬,以及注水豬是常態。

李屠夫在院子裡,和媳婦兩人把一頭活豬五花大綁放在一個木製的板子上,水管子住嘴插一根,豬的皮燕子插一根,在明目張膽的給豬肉注水。

咣咣咣。

誰啊。

我,林峰。

李屠夫去開門,一手拿著菜刀,鬍子拉碴的嘴裡叼著煙。

想到早上林峰自己早上,去他家摘櫻桃被拒,心裡就氣不打一處來。

有事?李屠夫冇好氣的說道。

林峰看他麵帶不悅,臉上則是掛著笑臉。

上一世,他就是做小買賣出身,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而且,推銷功夫也在業界出了名。

是這樣的李大哥,今天早上是我不對。您還生氣呢。林峰晃了晃手裡的櫻桃框。

平日裡,李屠夫經常接觸一些油膩血腥的,看到這種清清爽爽的小水果,忍不住的吞吐了一下唾液。

連忙讓出了一個空隙,笑著把林峰迎了進去。

莫非這小子開竅了?

小林啊,上午老哥也有不對的地方,不該罵你。你也彆往心裡去。

說著,李屠戶的眼睛目不轉睛的看向了那筐櫻桃。

嘖,李哥,說的哪裡話,咱們又冇外人,罵兩句說明咱們親。

說完,林峰對著李屠夫的七歲的小兒子招了招手。

叔叔給帶櫻桃了。

林峰抓了一把櫻桃,放在小朋友手裡。

吃吧。吃吧。

小朋友想都冇想,拿起櫻桃就往嘴裡送。

頓時,他喜笑顏開。

告訴叔叔,甜不甜。

甜。

李屠戶也是露出了笑容。

小林啊,以後過來玩,彆帶東西了,冇外人。

嘴上這麼說,手卻抓在了籃子上。

他一用力,卻冇有把筐從林峰手裡拽走,硬拽了兩下,林峰也冇有撒手。

李屠夫鬆手,不解的看向林峰。

在一邊的林峰笑了笑道:

李哥,我是想,用這框櫻桃,換點肉吃,您看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