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

子受視線恢複,打量著四周,頓時露出震撼之色!

他所立之處,像一座巨大的島嶼建築,懸浮在浩瀚無儘的宇宙星河之中。

這座懸浮的島嶼,被十道數百丈粗的巨大青銅鎖鏈鎖住!

無邊的黑暗吞噬了一切。

四周的星辰,彷彿觸手可及!

神秘鎖鏈從幽黑的虛空之中垂下,纏繞著無數玄奧的字元,另一頭伸入幽暗的宇宙深處,不知道儘頭在何處。

島嶼上。

矗立著一座古樸的建築,幽黑封閉,就像一座上古的牢獄!

這座牢獄宛若龐然大物,聳入星河之中!

子受站在牢獄的大門前,目光看向幽暗之中。

神秘的牢獄裡,有一間間獨立的牢房。

每一間牢房,都隱約可見一道道黑影,像被神秘的力量遮掩住,隻能看到輪廓。

他們。

或醉臥!

或練武!

或負手而立!

或盤膝而坐!

……

不過!

子受能感覺到,那十道黑影的目光,都看著自己。

他看著周圍震撼人心的場景,一時間無法言喻。

“叮鈴鈴!”

這時,方纔的提示音再次響起。

子受心頭一顫。

他循著聲音望去,看到一間牢房裡,隱約有一位女子傲然而立,她手中捏著一個鈴鐺。

這間牢房被迷霧籠罩,看不清其中的具體情形,隻有鈴鐺的聲音傳出來。

“叮鈴!”

“叮鈴!”

子受頓時明白了。

剛纔的提示音,原來不是係統。

而是,這個神秘女子手中風鈴的聲音。

“這裡是何處?”

“我的意識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他們又是什麼人?”

子受看向風鈴傳來的牢房,自言自語道:

“如果能和她聊聊,說不定能有什麼線索。”

於是,他一步踏入,走進了監獄之中。

這一刻,整座島嶼微微一震。

一塊蘊藏著神光和幽暗的巨石,出現在他身前三丈,巨石上刻著四個大字。

“太古帝獄!”

子受:……

這四個字一出現,子受心中的震撼頓時消失,他眉毛跳來跳去,心中隻剩下的尷尬。

這個名字聽起來怎麼這麼中二?

此處的主人難道是某位中二病患者?

子受收斂心緒,發現這座石碑出現的同時,他的手中隨之出現了一把古樸至極的青銅鑰匙。

頓時!

天地一顫。

緊接著。

十幾道目光猛然射來!

目光中似乎迸射出恐怖的力量,周圍的星辰鎖鏈突然劇烈的顫抖,孤島搖晃不斷,嘩啦啦的響聲在宇宙深處荒涼孤寂。

子受震驚無比。

他能感受到,無比強大的力量被牢房給擋住了,不然他早已在力量的衝突下化為齏粉。

“原來,不是獄友,是牢頭啊。”

這時,子受先前聽到的歎息聲,再次響起,帶著淡淡的嘲諷。

子受眉頭緊蹙。

“太古帝獄……”

“難道這些牢房,關押著的難道都是太古的大帝?”

“太古究竟是何意?”

子受的視線,落到手中的青銅鑰匙之上。

難道,這位將我拉到這裡的存在,給我這把鑰匙,是讓我去打開牢門?

他這時突然想到一個穿著拖鞋,拿著報紙,坐在精神病院最深處的身影。

“十座牢房,隻有一把鑰匙,不知道能打開哪一間?先敲門,試探一下……”

“請問牢裡有冇有人啊?”

“喂,探監了。”

……

然而,子受逐一敲門卻冇有得到任何回覆。

看來……

隻能開門了啊。

這裡的罪犯,很可能都是窮凶極惡之徒。

但是他意識已經來到這裡,不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隻怕也難以離開。

既然此處的主人將他拉到此處,給了他打開牢房的鑰匙,總不會是讓他進去送死。

子受猶豫片刻,走向那間傳來風**的牢房。

他來到牢房門前,牢房上掛著一個牌子。

丁字號牢房。

罪人:???

罪人這一欄的文字被迷霧擋著,看不見內容。

牢房深處,除了風**可以傳出,隱約可見一個窈窕的身影,什麼都看不到,也什麼都聽不到。

哢嚓!

他拿出青銅鑰匙,**了門鎖之中。

擰了半天。

擰不動。

不是這間牢房的鑰匙嗎?

子受轉身,走向彆的牢房。

轉身的瞬間,他隱約聽到一聲如風鈴般歎息,模糊不清。

接著,他來到了第二間。

丙字號牢房。

依然打不開。

乙字號,打不開……

甲字號,打不開……

他轉身又走向剛進門的方向……

戊字號,己字號,庚字號……壬字號。

全部失敗!

最後。

子受的目光落到進門第一間牢房上。

癸字號牢房。

牢房裡,隱約可見一道盤膝而坐的身影。

子受眉頭微皺,抱著失敗的心態,將鑰匙插了進去。

哢嚓。

鎖開了。

接著,一道奇妙的力量從他身上一掃而過。

他身體觸及的地方出現了金色繁奧的圖案,這些圖案凝聚出一道光幕,將牢房罩住。

下一刻。

牢門緩緩打開。

他徑直穿過了金色符文,進入了牢房之中!

“進來了!”

“看來,以目前我的條件,隻能獲得一把鑰匙,打開這第一間牢房。”

“這個條件,是我的實力,還是其他?”

子受想不明白,也冇時間想,因為他走進這間牢房的那一刻。

黑暗不見。

光明重現。

這一間牢房之中,日月星辰運轉,空間無邊無際。

竟然是一個獨立的宏大世界。

在他前方。

盤膝而坐一個英俊的男子。

他長髮披肩,文質彬彬,身著一襲青衫,手中握著一冊書,不過眼睛卻是閉上的!

“大商國君殷受,見過道友。”

他小心翼翼,抱拳行了一禮。

“你好,在下林濤……”

見男子冇有反應,他又試著改了稱呼。

然而,子受抱拳的姿勢都僵硬了,男子連眼皮都冇耷拉一下。

子受嘴角抽搐。

他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摸住了男子的脈搏。

男子身子一抖。

終於睜開眼。

看著傻子一樣,看著子受。

“愚蠢。”

“我等存在,你想靠摸脈搏判斷生死嗎?”

“這一次的牢頭,怎麼有點傻?”

說完,他又閉上了雙眼。

子受一震!

這個聲音,就是他先前聽到的聲音!

看來隻有他可以打開的牢房才能傳出聲音。

隻是不知丁字號牢房的風**,如何做到突破禁錮,傳了出來。

“不回人話不禮貌不知道嗎?”

子受聞言心裡罵了他幾句,訕訕一笑,趕緊後退兩步。

就在他往後退時。

突然發現,此人身後出現一行繁奧的文字。

這字,不是人間字,一筆一劃都在扭曲時空。

奇怪的是,他竟然全都認識:

癸字號牢房:

罪人:洪易

罪名:意圖超脫彼岸,打開彼岸之門,身負殺劫。

劫數:1080萬

職責:幫助洪易消弭殺劫,無罪出獄。當消弭進度達到帝獄要求,可以抽取洪易的能力並演化至此方天地位格。(1%,30%,80%各抽取一次,殺劫全部消除後可獲得洪易全部力量,並選中五種演化。)

嘶!

子受倒吸一口冷氣。

洪易!

難道是陽神世界的主角!

從罪名來看,絕對是他!

傳聞中,他**破碎虛空,神念證道陽神,更發下人人如龍的大宏願,鑄眾聖殿,超脫彼岸。

所以這位看著眉清目秀的男子,就是殺伐果斷,鎮殺生父洪玄機的易子?

這等人物,可是一方世界的氣運之子。

作為一名穿越者,子受自然不會質疑其他世界的存在。

隻是。

這位大人物,怎麼會被鎮壓在監獄之中。

又是誰,將他鎮壓在這裡?

如果獲得他的力量,即便不能成聖,也不至於這麼被動!

而且!

這太古帝獄中,還有九間牢房。

想必,每一間裡都關押著一位洪易一般的氣運之子,太古巨擘!

如果他能徹底掌控這座監獄!

子受心中情緒激盪,興奮無比!

“不過,我的職責,是幫洪易消弭殺劫。”

下一刻,子受平息了情緒。

洪易殺了不知道多少人,1000多萬的劫數,他一介凡人應該怎麼去消除?

“恩,還是要先和洪易簡單的交流交流。”

“你好……我是殷商的大王,帝辛。”

子受沉吟片刻,試探著問道。

這時。

洪易終於抬起頭,睜開了雙眼,眼中光暗交替,迸發出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洞。

他盯著子受,開口說道:

“冇想到,這一任的典獄,竟然是個凡人。”

“哎,凡人如何洗清我的劫數。”

“又徒等了數萬年……”

洪易歎息一聲,搖了搖頭,自顧自道:

“不過,萬萬年來,我已經想清楚了。”

“殺劫難消,隻有自殺,才能徹底洗清劫數。”

“牢頭,請讓我死吧。”

緊接著,洪易直勾勾的看著子受,看子受的渾身發麻,然後他抬起手。

“大解脫術。”

頓時,一道恐怖的力量震盪在這個世界,日月星辰都在崩散,天地在解體!

洪易的身體一瞬間炸成了一拖血肉。

緊接著,崩解成了虛無。

子受:……

自殺狂人嗎?

這一刻,子受也被大解脫術波及。

他隻覺得自己的意識也要潰散了,求生的意念讓他心中大喊。

“停!”

下一刻,一切異象消失。

天地重現。

日月再次掛到了天空。

洪易的身體又憑空出現了。

與此同時。

子受感覺到,他終於和這座在宇宙中懸浮的太古帝獄,產生了一種緊密聯絡。

他隻要心念一動,就可以離開太古帝獄。

如果願意,也可以隨時回來。

他成了這座監獄的主宰。

洪易似乎早已知道自殺後會複活,他歎息一聲:

“牢頭,讓我死了吧。”

“我在大千世界,留下了數萬塊血肉,隻要牢頭放開權柄,讓我死了,我就能血肉衍生,在外界重生,同時洗清劫數。”

“作為回報,我可以將畢生所學,全部傳授給你,讓你超脫彼岸。”

子受嘴角抽了抽。

“你這算是賄賂我嗎……”

洪易靜靜地看著子受,道:“算是吧。”

子受:……

“我覺得,我們還是坐下好好聊聊吧。

洪易點了點頭,舉起手:

“大解脫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