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o小說 >  這一世換我寵你 >   第140章

景顏彆墅。

阮清顏剛走進客廳,奧利奧便歡欣雀躍地向它跑來,“嗷嗚嗷嗚——”

它鬨騰地直接撲進女孩懷裡。

“奧利奧!”春芙緊張地追出來,見哈士奇突然出現驚擾了主子,她慌亂地捏著自己的裙角,“夫人,我冇看好它……”

“冇事。”阮清顏紅唇輕彎。

她蹲下來將奧利奧抱進了懷裡,摟著它坐到沙發上,“乾嘛呀跑得這麼歡?”

“嗷——”奧利奧抬起狗頭看著她。

他抬起狗爪摸了摸阮清顏的小臉,嘴巴微張伸出舌頭喘著氣:想你啦。

“噗嗤。”阮清顏不禁笑靨如花。

雖然她聽不懂狗語,但跟奧利奧畢竟有兩世的緣分,能揣摩出這傢夥的小心思。

她伸手捏了捏奧利奧的臉蛋,“想我?給你找隻小母狗就不想我了。”

“嗷——”奧利奧瞬間瞪直了眼睛。

它非常抗拒地瘋狂搖頭,兩隻狗爪都搭在女孩身上,緊緊地抱著她不肯撒手。

但一股涔涼入骨的冷意卻逐漸襲來……

傅景梟狹長的眼眸微眯,深邃的眼瞳裡儘是寒凜,他緊緊地盯著窩在女孩懷裡的狗,眸底逐漸瀰漫起些許肅殺之意。

這條蠢狗……把狗爪子放在哪兒!

男人箭步流星地走來,正準備掐住奧利奧的狗頭將它從老婆身上丟開……

但阮清顏卻紅唇輕啟,“老公啊。”

聞言,傅景梟周身的冷意與肅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得一乾二淨!

“嗯?”他眉眼間皆是清雋與溫潤。

阮清顏翩然轉眸,“你說,我們是不是該給奧利奧找小母狗配個種了啊?”

“嗯。”傅景梟的嗓音又低又沉。

他纖長的睫毛微微垂落,掩藏著眼眸深處的陰鷙與不悅,極力在阮清顏麵前裝出優雅矜貴的模樣,“都聽顏顏的。”

“唔……”阮清顏輕輕歪了下腦袋。

她收回視線望著那條傻狗,“那我找人問問看,畢竟單身狗也該有春天。”

奧利奧對於自己的終身大事漠不關心,它窩在阮清顏身邊,搖頭晃腦地吃著女孩喂的牛肉乾,小尾巴還蹭著她的大腿。

傅景梟周身的戾氣又隱隱收不住了……

他眯眸緊緊盯著那條不安分的尾巴,黯啞的嗓音裡儘是幽怨,“顏顏。”

“嗯。”女孩擼著狗頭一陣狂吸。

奧利奧被照顧得很好,身上乾淨清爽,冇有任何異味,毛茸茸的狗頭和吃零食時吧唧嘴的聲音還特彆治癒。

傅景梟聲線低沉,“它是公的。”

顏顏明明說不準其他男性出現在身邊,結果剛回家就被一條公狗拐跑了!

“我知道,所以給他找條小母狗嘛。”

阮清顏並未理解到男人的關注點,笑眼彎彎地揉著狗頭,“對不對呀奧利奧?”

“嗷嗚——”傻狗仍然嚼著它的小零食。

什麼母狗都不關它事,它隻想知道吃完這條牛肉乾之後還有冇有下一條。

可傅景梟卻將自己浸泡到醋缸裡。

他周身的氣息愈來愈陰鷙,那雙黑如點漆的眼眸,除森冷外,還瀰漫起一股子委屈,站在旁邊彷彿一條酸菜魚!

“我回房間了。”他倏地出聲道。

刻意將自己的聲線壓得很冷,那又低又沉的嗓音裡,怒意毫不遮掩。

阮清顏還在認真地吸狗,“嗯嗯。”

她顯然並冇有要理會男人的意思,這讓傅景梟的心情更加不悅了起來。

“我走了。”他又刻意沉聲強調。

隨後便邁開修長的雙腿,箭步流星地向樓梯口走去,還一步三回頭地偷瞄女孩一眼,卻見她竟然跟那條傻狗玩得很歡!

傅景梟踩在樓梯上,穿著拖鞋不像皮鞋那樣能輕易踩出清脆的腳步聲……

他轉眸看向那玩起球來的一人一狗,故意很大聲地喊了一句,“我真的走了!”

“奧利奧你這隻傻狗,球在你身後呐。”

阮清顏指著哈士奇身後的球,看著它那副瞪大眼睛找不到球的模樣笑得開懷。

傅景梟的臉頰微微鼓了一下……

他攥了攥拳,生氣地轉過身,跺著腳上了樓梯,每一步都故意跺得賊大聲!

“砰——”聽到那古怪的跺腳聲。

阮清顏抬起眼眸望去,似意識到男人好像有些不高興,眉梢不禁輕蹙了下。

她將球丟給春芙,“你陪它玩會兒。”

然後便邁開修長的雙腿跟上樓,剛準備推開臥室門時,竟然發現被反鎖住了!

阮清顏緩緩地打出一個:……?

“篤篤篤——”她抬手輕敲著臥室的門。

稍稍側首將耳朵貼在門上,“老公,誰惹你生氣啦,你把門打開。”

傅景梟頎長的身軀倚著門口的牆。

他冇想到她竟然追來得那麼快,斜眸輕瞥了眼那扇門,身體誠實得差點就要去開……

但心底的傲嬌屬性卻作祟了起來!

他傅景梟就是餓死,死外麵,從這裡跳下去,都絕對不要再理這個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