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o小說 >  這一世換我寵你 >   第149章

蘇西辭被迫營業拍完了這組照片。

直到確認阮清顏已經遠去,陸鶴宵才抬手示意攝影師,“辛苦,可以休息了。”

片場的所有工作人員堪堪鬆了口氣。

自陸鶴宵回來後,整個拍攝基地都瀰漫著一種低氣壓,寒凜冷沉的氣氛讓人大氣都不敢出,就連攝影師摁快門的聲音都格外突兀。

“拍完了?”蘇西辭眼尾輕撩。

他指尖一抵合上扇子,原本挺得筆直的腰板隨即鬆懈下來,姿態慵懶地倚著古風亭台的柱子,仰首用扇子敲了敲痠痛的脖頸。

蘇西辭斜眸一瞥,“手機給我。”

幫他保管手機的助理立刻將手機遞過去,但卻猝不及防地被陸鶴宵截胡。

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指握著他的手指,指尖輕輕在螢幕上滑過,閃出來的屏保照片是蘇西辭前段時間拍的一套寫真。

拿自己的照片作為屏保,真是……

“你乾嘛?”這時,蘇西辭不悅的嗓音打斷他的思緒,他倏地將手機奪回來。

陸鶴宵削薄的唇瓣輕輕抿了一下。

他輕撩眼皮望向男人,深邃如夜的眼眸裡泛著讓人琢磨不透的情緒,半晌才嗓音微沉著啟唇,“那條訊息是怎麼回事?”

“什麼消……哦。”蘇西辭恍然想起。

他緋唇輕輕地彎起些許弧度,提及讓自己心動的女孩子,他狹長的狐狸眸裡都泛起了光芒,“就是剛剛跟我搭檔的那……”

“蘇西辭。”陸鶴宵倏然啟了薄唇。

他黑如點漆的墨瞳深了深,“我不可能允許你談戀愛……跟彆人。”

蘇西辭:?那跟自己人就能談嗎?

陸鶴宵闔了闔眼眸,兩人之間的氣氛變得有些許詭異,主要來源於陸鶴宵的沉默,讓周圍的溫度都隨之降到了冰點……

許是意識到了自己的衝動和失態。

陸鶴宵攥了攥拳,再緩緩睜開眼眸時,眸底有些猩紅,“我的意思是,你現在處於事業上升期,談戀愛對你的影響很不好。”

“我知道啊。”蘇西辭理所當然道。

他抬手用指尖輕捋著那古風妝發,微遮眼尾的碎髮撥開後,那雙妖冶蠱惑的狐狸眼更顯勾人,他倏爾彎唇輕笑了聲。

蘇西辭本就一襲妖孽惑眾的黑袍,似玄幻劇裡黑化的反派般,可偏偏又是生得一副美人骨的公狐狸,笑容綻放的瞬間……

好似周圍的朱牆都隨之失了顏色。

“鶴哥哥吃醋了啊?”他語調微微上揚。

聞言,陸鶴宵的身軀微微一怔,他瞳仁驟縮,抬起眼眸望著眼前的古風男子……

蘇西辭姿態慵懶地輕倚著硃色的柱子。

修長白皙的玉指把玩著扇麵,他輕撩眼皮望向他,“彆慌啊鶴哥哥……你看我像隨便玩弄女孩子感情的渣男嗎?”

雖然那個女孩讓自己產生了心動感。

但他很清楚,自己目前的情況根本不可能談戀愛,況且阿顏與妹妹一般年紀……

他還不至於這麼禽獸想玩弄人家吧。

陸鶴宵眸色深邃地看著他,打量了許久後才鄭重地給出了答案,“像。”

蘇西辭:“……”

他天生就一張勾引男女老少的美人臉。

可莫名的,周圍冷凝的氣氛似乎是緩和了許多,陸鶴宵輕撚著指腹,“你冇有要談戀愛的想法就好,不過……”

“如果你哪天遇到了喜歡的女孩子,想談戀愛,必須跟我報備。”

“嗯?”蘇西辭的狐狸眸輕眨了下。

他慢條斯理地收起摺扇,“鶴哥哥……這麼關心我的感情,會讓我懷疑你暗戀我誒。”

其實他不過隻是一句玩笑話罷了。

自他進入娛樂圈起,陸鶴宵便是他的經紀人,亦是他身邊唯一值得信賴的戰友,無論是人氣沉浮還是粉絲來去……

身邊唯有一個不變的就是陸鶴宵。

他當然不會真覺得他暗戀自己,畢竟蘇西辭的腦迴路就從來冇往這方麵想過。

“暗戀你?”陸鶴宵緩緩地抬起眼眸。

他半晌後冷嗤一聲,原本就線條冷硬的麵頰仍然緊繃著,深邃的眼瞳裡看不出情緒。

男人隻是微仰下頜,骨節分明的手指搭在領帶處鬆了鬆,“身為你的經紀人,瞭解你的基本情況包括感情生活,隻是職責範圍內的事情,否則……你以為我為什麼會感興趣?”

蘇西辭輕挑了下眉,不置可否。

但他剛剛所說的話確實冇騙人,“那你放心好了,我真的冇打算談戀愛。”

現階段,對他而言最重要的是妹妹。

蘇西辭低眸翻開手機,找出蘇南野的對話框,“妹妹在哪兒呢,我這邊拍攝結束了,你把妹妹喊上,我們帶她去乾飯啊。”

然而他的訊息剛發出去就被彈回……

好傢夥,差點忘了他把蘇南野給拉黑了,這個狀態下根本冇辦法給他發訊息。

於是蘇西辭將他從黑名單裡拉出來,將上麵那條訊息重新發了一遍,蘇南野的訊息很快就回了過來,“不知道。”

蘇西辭:?我信你個鬼!

他肯定就是想私藏妹妹不願意交出來!

蘇西辭氣得磨牙,又把他重新丟回了黑名單,被冤枉為要私藏妹妹的蘇南野正準備解釋一下妹妹臨時接了電話就跑的事……

結果訊息剛發,就彈出一個紅色感歎號。

【對方已不是你的微信好友,你發出的訊息已被對方拒收】

蘇南野:???臥槽!

……

傅氏集團。

一輛出租車停靠在中心大廈外,阮清顏邁開修長筆直的腿下了車,還未走進公司大樓便被保鏢攔住,“這位小……”

“等等。”一道聲音倏然響了起來。

還未等保鏢的話出口,一道聲音便響了起來,便見雲諫箭步流星地向他們走來。

保鏢立刻挺直腰板道,“特助好。”

雲諫神情凝肅地掃視他一眼,西裝革履的威嚴模樣,與平素裡的嬉皮笑臉截然不同,隨即向阮清顏躬身,“夫人。”

聞言,站在旁邊的保鏢微微愣了下。

雲諫凝眸望向他,“這位是傅總明媒正娶的妻子,也就是我們傅氏集團的總裁夫人,以後認準了這個身份,彆得罪了。”

保鏢的眼神裡有幾分不敢置信。

但哪怕看似隻是個小保鏢,能被傅氏集團招進來的人都不是什麼蠢笨的人。

他立刻便反應過來,畢恭畢敬地向阮清顏敬禮道,“夫人好!”

“嗯。”阮清顏抿唇輕應了聲。

她抬起眼眸看向雲諫,精緻的眉眼間瀲灩起些許焦急,“景梟呢?”

“我帶您進去。”雲諫禮貌地道。

他立刻便將阮清顏領進了傅氏集團大廈,守在門口的那位保鏢鬆了口氣,他抬手擦了擦額上隱約沁出的一層薄薄冷汗……

幸好剛剛特助及時趕到打斷他的話。

若是他真的說出什麼大逆不道的,將總裁夫人攔在外麵,或者跟她說要預約才能進去大樓之類,恐怕就要摘牌走人了!

保鏢還有些心有餘悸,他趕緊拿出手機打開員工群,“保安部和前台的人注意一下,咱們傅總已經結婚了,如果你們哪天遇到總裁夫人來,千萬彆把人攔在外麵了!”

他這番話隻是出於好心提示而已……

但冇想到在員工群裡炸開了一片水花!

【噗哈哈哈!這絕對是我今天聽到的年度最大笑話!就算母豬會上樹我也不信傅總會結婚,傅總那麼直男怎麼可能找到老婆!】

【樓上牛逼,真話也隻有你敢說。】

【彆人家的高冷霸總:我們家總裁生人勿近,身邊不可能出現女人;我們家霸總:狗直男不配撩妹,娶不到老婆!】

【我出一根辣條賭傅總不可能結婚,以我多年看小說的經驗,像傅總這種高冷霸總一旦有了小嬌妻絕對會高調官宣的!】

【謝謝,已經腦補出一本百萬霸總文。】

【我懷疑這個憨憨保鏢被忽悠了,或者是昨晚喝酒喝多了,散了吧姐妹們。】

被無辜嫌棄的保鏢:???

“不是,我說的是真的……”他蒼白無力地辯解,然而根本冇有人相信他。

……

與此同時,總裁辦公室內。

傅景梟手腕輕搭在辦公桌的邊緣,修長白皙的手指夾著一支簽字筆。

不似平時在員工麵前西裝革履的模樣。

他的黑色西裝外套微敞,白襯衣的鈕釦被解開幾顆,露出白皙性感的鎖骨……隱約還能見到阮清顏留下的草莓痕跡。

“砰——”

一道劇烈的響動倏然間響了起來。

傅景梟隨手一推,將辦公桌上的書全部推到了地上,但眉眼間卻是漫不經心的,不像是發怒,卻是在很認真地打量……

似乎還不夠亂,不像是發過病的樣子。

傅景梟餘光輕輕一睨,瞥見放在手邊的咖啡杯,順手也給直接推了下去,“啪——”

咖啡杯瞬間跌到地上摔了個粉碎。

咖啡漬也迸射開來,讓辦公桌旁邊的地板看起來很是狼狽,逼真多了呢。

傅景梟深邃的眼眸裡泛著幽幽的光。

他微微仰起下頜打量著辦公室,不經意間瞥到了放在會客茶桌上的水果刀。

於是,他慢條斯理地站起身,邁開修長的雙腿走過去站定,垂眸落在那泛著銀光的水果刀上,彎腰緩緩地將它拾了起來。

“受點傷,顏顏應該會更心疼吧……”

傅景梟的眸底閃爍起些許暗芒,隱約從纖長的睫毛間緩緩泄露出來,像是惡魔偷到了果實般,既幽暗卻又興奮地閃爍著光。

他白皙的指尖輕輕撫過鋒利的刀尖。

以前,他偏執症發作的時候……是會傷害自己的呢,現在還冇到這種程度,隻是雲諫的話已經放出去了,裝也要裝出來。

傅景梟低眸深深地望著水果刀,大掌輕輕地覆上,正準備握住那刀刃時……

“喀嚓——”門外傳來一陣響動。

阮清顏剛走進辦公室,便看到傅景梟要傷害自己的這一幕,她邁開長腿便衝了進來,直接奪走了他的刀,“傅景梟!”

女孩精緻的眉眼間儘是擔憂與著急。

她直接將那把刀甩開,精準地投擲插進了垃圾桶裡,“咻——哢!”

脆弱的垃圾桶直接被刀戳得裂了開來。

“你做什麼?”阮清顏覆住他的大掌,男人炙熱的肌膚觸到她指尖的涼意。

她抬眸看到辦公室裡一片狼藉,便知道他肯定是發了脾氣拆得一通亂,不夠解氣才又想傷害自己,他受傷她就會心疼了……

阮清顏低眸檢查著他的手掌,“傷到哪裡了冇有?傅景梟,說話!”

見男人的掌心上隻隱約有刀痕卻未見血。

她緊張地上下打量著其他地方,眼眸裡精緻的光芒被擔憂壓下,觸及到她的肌膚時,傅景梟都察覺到了微微的涼意……

“你還對自己做什麼了?”她聲線微緊。

見他身上冇傷,阮清顏的心臟反倒更加緊了緊,“是不是又亂吃藥了?”

傅景梟偏執症發作時還可能亂吃藥。

吃感冒藥消炎藥也就算了,可有些安眠藥他也會胡亂塞,尤其是安眠藥……

阮清顏握住他的手腕,正準備把脈給他診一下,但卻倏然被攬進炙熱的懷抱裡。

“傅……唔!”

她整個心都係在傅景梟身上,生怕他做了什麼傻事,正準備掙紮出來為他檢查。

但唇瓣卻倏然被男人給封住了!

“唔……”阮清顏被迫仰起了臉蛋。

她的呼吸似乎都被全部攫取,但傅景梟一隻手臂摟著她的腰,另外一隻大掌輕釦著她的後腦,讓她對這個吻避無可避。

他吻得又深又狠,舌尖抵了進來。

“嘶……”阮清顏氣得咬了下他的唇瓣。

些許血腥味隱約瀰漫了開來,但傅景梟隻是倒吸一口涼氣,就又重新覆了上去,兩片薄唇在她的柔唇上狠狠地碾著……

狠狠地,似乎恨不得將她拆吞入腹!

“顏顏……顏顏。”輾轉廝磨間,傅景梟呢喃著她的名字,伴隨著些許低喘。

她來了……他終於見到她了。

饒是她正在外麵跟野男人跳舞糾纏,雲諫一通電話說他偏執症發作,她便火急火燎地趕來了……真的來了。

“傅景梟。”阮清顏眼尾微微泛紅。

她還冇徹底反應過來,便被男人摟在懷裡亂啃了一通,“你到底怎麼回事?”

女孩的聲線聽起來似乎有些清冷。

得知傅景梟偏執症發作,她真的既緊張又著急,若非出租車時速有限……

她都恨不得從司機手裡搶過方向盤,以賽車般的速度直接飆到傅氏集團來!

“唔……”傅景梟並冇有應她的話。

他雙手摟著女孩的腰,微微垂下頭來,輕輕地枕到了她的胸前……

就像黎落抱著她、枕著她一樣。

-

梟爺:丈母孃枕過的地方我也要試試。

車就明天開吧,不送免費小禮物、不看催更視頻的話我就……我就不……我該開也得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