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o小說 >  這一世換我寵你 >   第153章

南城的蘇氏公館。

華燈初上,幾顆星星零落在月亮旁,朦朧柔和的月光透過罅隙的樹葉,落入彆墅二樓的臥房內,隱約能看到手忙腳亂的影子。

“輕點把你妹妹放下。”黎落指揮著。

阮清顏被公主抱在蘇南野懷裡,少年小心翼翼地摟著她,彎下腰將她放到了柔軟的公主床上,全程都似緊繃著神經般……

生怕不小心就讓她磕著碰著!

直到阮清顏安穩地落在床上,蘇南野才緩緩地鬆了口氣,抬手抹了把額上的汗珠。

“醒酒茶。”黎落用手肘戳著身旁的男人。

蘇天麟一路上都將醒酒茶護在懷裡,他立刻從懷裡掏出那碗茶,但大掌握住杯子試溫度時卻愣了下,“……涼了。”

聞言,黎落嫌棄地斜睨了老公一眼。

不過秋夜的晚風的確有些涼,小茶碗本就不具備保溫功能,他臨走時也是下意識匆忙把茶拐走,涼了也確實不能怪他。

“我去讓傭人煮。”男人聲線低沉。

黎落推搡著趕緊將他趕走了,然後幫阮清顏將鞋脫掉,露出瑩白的小腳丫來……

女孩察覺到腳丫的涼意,她立刻就將小腳縮了回來,然後翻身起來蹲在床上抱著膝蓋,抬起一雙濕漉漉的眼眸望著他們。

“顏顏寶貝躺下啊,媽咪給你蓋上被子先睡一會兒,等等你臭爹的醒酒茶。”

黎落溫柔地哄著女孩就要讓她躺下來。

“我不要睡床!”小姑娘奶聲奶氣地道。

她軟糯的臉蛋飄著淡淡的櫻粉,臉頰輕輕地鼓了起來,“我是一隻小兔嘰!我要……我要睡窩,我會自己搭窩窩!”

阮清顏說著便自己掀開被子拱進去。

然後吭哧吭哧地拱進被窩,在裡麵折騰著鑽了一圈,然後將被褥拱起一個小小的弧度,她就那樣窩在裡麵露出一雙眼睛。

“嘿嘿……”她俏皮地歪著小腦袋,“我的窩窩超暖和,你們不準拆我的窩窩!”

蘇南野情不自禁地輕輕勾了下唇。

眉眼間寵溺的笑意隱藏不住,他偷偷拿出手機在旁邊錄像,等妹妹酒醒後一定要給她欣賞一下自己喝醉到底是什麼模樣……

看這小丫頭以後還敢不敢在外麵喝酒!

“好,不拆你的窩窩。”黎落眼眸裡滿是無奈,可卻是溫柔而又縱容的。

她輕笑著小聲嘟囔,“顏顏寶貝喝醉酒怎麼這樣子啊,酒量比我還差也就算了,這酒品也真是……以後不能讓她在外麵喝酒,要是被其他人拐走可就不好了。”

蘇南野:“……”嗬嗬。

且不說妹妹已經被野男人拐走了,您跟妹妹的酒量和酒品也就半斤八兩。

“你這什麼表情?”黎落倏然看向他。

蘇南野正在心裡犯著嘀咕,卻突然被點了名,他下意識挺直腰板,然後立刻將偷拍的手機收了起來,“我冇什麼表情,我覺得您說的很對,您的酒量和酒品非常的好!”

黎落自己生的兒子她可太清楚了,一聽就知道這渾小子是在睜眼說瞎話。

她美眸輕睨,“剛剛偷拍的什麼?”

“呃……”蘇南野不禁有些尷尬,緊張地額上都不由自主地沁出些冷汗。

他偷拍的自然是妹妹喝醉酒的窘態。

但憑藉自己毫無地位以及親媽過於寵妹妹的事實,他覺得這份素材……危!

果然黎落卻眯了眯眼眸走近他,“偷拍妹妹喝醉的視頻了是吧?你居然敢偷拍妹妹,是不是想跟你二哥一起去外麵跪著!”

“媽,我……”蘇南野試圖掙紮。

但冇想到黎落卻倏然道,“趕緊偷偷把素材發我一份,這麼珍貴的素材怎麼可以獨吞,當然要發出來跟媽媽一起看了!”

聞言,蘇南野愣了一下,“啊?”

合著並不是打算勒令他將視頻給刪除,隻是要這份素材留著一起看?

黎落還威脅道,“你要是敢不給我……我就把你穿女裝的照片貼到校園論壇!”

“給給給。”蘇南野立刻點頭答應。

那些女裝照片簡直就是他的命門,簡直不敢相信流露出去之後會是怎樣……

蘇南野拿出手機當場就將素材發過去。

黎落滿意地看了一眼,“行了,你去看看醒酒茶好了冇,一個鋼筋大直男彆站這裡礙事了,我要給你妹妹換睡衣了。”

蘇南野比了個ok後溜之大吉。

黎落走進給閨女準備的豪華衣帽間,由於之前不知道她的喜好,因此所有類型和款式的衣服全部都給她準備了一遍。

睡衣更是有性感真絲睡裙、超軟萌的小睡衣等各種類型,她挑了一套兔兔睡衣,阮清顏換好後立刻將帽子罩到腦袋上。

“小兔嘰~”她笑眼彎彎地望著女人。

此時女孩的小腦袋瓜上頂著兔子帽子,垂耳兔的耳朵耷拉在兩邊可愛得要命。

黎落輕彎了下唇,“嗯嗯,小兔嘰。”

她溫柔地伸手揉了揉阮清顏的腦袋,將她哄回自己搭的窩裡,正準備去催一下醒酒茶,結果阮清顏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鈴——”換下的外套裡傳來手機鈴聲。

黎落疑惑地轉眸望了過去,雖然擅自接女兒電話不太合適,但若是有什麼事情錯過了也不太好,她思來想去還是拿出了手機。

“顏顏寶貝你的電話……”

她正準備將手機交給阮清顏處理,但轉身時見女孩不知何時拱塌了自己的小兔子窩,軟軟地窩在她的床上恬靜地睡了。

見狀,黎落不禁有些無奈地看著她。

她低眸看了眼來電顯示——雲諫。

似乎是個男孩子的名字,她眉梢輕蹙著還是接起了電話,禮貌道,“你好。”

剛撥出去電話的雲諫握著手機愣了愣。

傅景梟握著簽字筆,擰眉看著那簽錯了的名字,見雲諫將電話撥了出去……

他用儘洪荒之力都冇忍住躁動的心,撩起眼皮來望了他一眼,卻見雲諫握著手機石化在原地,“……您、您是?”

聽聲音覺得不是夫人接的電話。

黎落捂著聽筒走到旁邊,她壓輕嗓音道,“我是顏顏的媽媽,她身體不太舒服睡下了,你找她有什麼事情嗎?”

她當然不能隨意說女兒喝醉的事。

尤其在其他男人麵前,透露出女孩子家喝醉極不合適,而且她也不願意在冇確認這男人對女兒的心思時暴露她的酒量。

“什麼?”雲諫不禁愣了愣。

他下意識抬眸看向傅景梟,男人果然也正在往他這邊瞥,但察覺到兩人的目光對上,傅景梟迅速移開視線看向了彆處。

嗬……他不感興趣,他纔不想知道。

雲諫默默配合著他的演出,同時還得硬著頭皮打完這個電話,“啊,原來是這樣……那我明早再找她吧,阿姨再見。”

阿姨?黎落?

傅景梟握著簽字筆,在那份價值千萬還簽錯了名字的合同上胡亂畫著毛線團……

居然不是他家顏顏接的電話嗎?

而且居然冇聊幾句就掛了,這雲諫就不知道再多問幾句嗎,看來是該扣工資了!

“梟爺,夫人她……”雲諫掛斷電話後便準備跟傅景梟彙報一下情況。

但男人卻麵無表情地道,“我說過,你要聯絡她是你的事情,我並冇有主動讓你聯絡她,跟冇有要求你跟我彙報關於她的事。”

“哦好吧。”雲諫木然地點著頭。

他也麵無表情地看著傅景梟,裝模作樣地歎了口氣,“唉……夫人簡直太可憐了,也不知道身體到底怎麼樣了,生病了一定特彆難受吧,不過既然梟爺不讓我說我還是……”

“你說什麼?”但傅景梟倏然抬起眼眸。

在聽到雲諫說阮清顏生病時,他的心陡然緊了下,“把你的話重複一遍!”

“對不起梟爺,我不該在您麵前提夫人的事情,我保證再也不會提了!”

雲諫立刻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但傅景梟早就聽到關鍵詞,顏顏病了……原來他的顏顏竟然生病了!

男人的心瞬間慌亂得讓他有些無措。

傅景梟驀地站起身來,隨手抓過衣架上的西裝外套,箭步流星地往辦公室外走,“備車,另外查一下蘇家在南城的地址。”

雲諫輕輕地撇了下嘴。

他抬起手腕看了一下錶盤上的時間,在他的高度不配合下,梟爺出息了……

他這次居然堅持了整整三分鐘!

……

阮清顏在公主床上睡得香甜。

醒酒茶準備好了,但見她的睡顏如此恬靜乖巧,蘇家人冇忍心將她叫醒,便讓傭人繼續溫著那茶等她醒了隨時能喝。

“唔,老公~”她在夢裡輕喚著。

大抵是熟睡中的習慣性動作,小腦袋往身旁輕輕一拱,卻落了個空。

睡夢裡的小姑娘瞬間垮下了小臉。

但就在這時……

秋夜的晚風吹得窗外的樹葉窸窣作響,一道黑影緩緩地攀至窗前,裹挾著陰鷙而又低沉的氣壓,籠罩住原本柔和的月光!

“喀嚓!”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

隱匿在阮清顏身邊的銀雪,從被窩裡探出蛇頭來向床邊望去,“嘶——”

作為一條靈性極強的快穿世界靈蛇。

它雖隨時伴在主人左右,但在不必要時都能隱藏得極好,但如今阮清顏酩酊大醉,它便立刻升起對主人的保護欲……

銀雪極凶地向那道黑影張開血盆大口!

便見窗戶的鎖被撬開,一道身影躍窗跳進臥室內,身後的月光為他那襲西裝,裹了一層涔涼而又朦朧的淡淡光圈……

蛇的視力天生極差看不清模樣,但他隱約察覺到了男人周身的氣場。

“顏顏……”他嗓音低啞地輕喚著。

判斷完熟悉的氣味和聲音後,銀雪確認了是自己人,收起戾氣重新藏好。

傅景梟腳步極輕,向女孩走來。

他小心翼翼地坐在她的床邊,低眸望著睡夢裡的女孩,指尖輕輕地撫過她的臉頰,便察覺到有些不同尋常的熱意……

鼻息間除了馨香外是清甜的酒味。

見狀,傅景梟周身的戾氣總算收斂不少,得知她生病後緊張的心也緩了緩。

“嗬……”他斂眸無奈地低聲輕笑。

指尖慢條斯理地描摹著她的五官,落在她的鼻上捏了捏,“原來是喝醉了。”

他的小姑娘那點酒量向來不能恭維。

怪不得吃完飯冇有喊他來接,醉成這個樣子不撒潑就不錯了,哪裡還有彆的意識?

“傻瓜。”傅景梟緋唇輕輕勾了下。

他的眉眼間繾綣著無奈與縱容,“不是跟你說過不可以在外麵喝酒嗎?”

“唔……”阮清顏在睡夢中嘟了嘟嘴。

許是聞到自己熟悉的味道,她下意識往傅景梟那邊挪了挪,軟軟的小手握住他的大掌,甕聲甕氣,“老公你來啦~”

就算是在夢裡也察覺得到他的氣息。

原本縮著睡得阮清顏伸了伸小腿,將腳丫從被窩裡滑了出來,輕輕蹭著傅景梟,她夢中呢喃,“老……老公陪我睡……”

傅景梟眼眸裡的寵溺都快溢位來。

他低眸望著往自己身邊蹭的女孩,乾脆掀開被子上了床,伸手便將她摟入懷裡。

“嘿嘿嘿老公~”她嬌憨地笑著。

小姑娘還穿著軟萌的兔兔睡衣,兔耳朵帽子罩在小腦袋上,她伸手揪了揪兔耳朵的絨毛,“我是……我是一隻小兔嘰~”

阮清顏此刻似是醒來了些。

但是酒意未散,她微微睜開眼眸,有著半夢半醒的嬌憨懶態,仰起臉蛋望著眼前的男人,伸手握住了他的領帶湊近……

“你是……大灰狼!”她輕吐熱氣。

“大灰狼?”傅景梟的嗓音有些低啞。

他本來生氣於阮清顏未主動聯絡他,得知生病後卻戾氣消散緊張了起來,拆了蘇家的所有監控翻窗爬進她的閨房後……

看到她原來是喝醉了便隻剩下無奈。

可如今被她這樣一撩,身體的躁意又瞬間騰了起來,“我還冇懲罰你揹著我喝酒,倒是顏顏先說我是大灰狼……嗯?”

聞言,阮清顏怯生生地抬起眼眸。

她無辜地輕咬唇瓣,醉意朦朧的眼眸濕漉漉的,“你……你就是大灰狼。”

“那大灰狼是要吃小白兔的。”

傅景梟嗓音低沉,他手臂稍稍用力將她往懷裡一收,低首輕抵著她的眉心,“這隻叫顏顏的小白兔給不給我吃啊……”

阮清顏的眼眸裡露出些許驚慌。

她緩緩鬆開傅景梟的衣領,有幾分想要退卻的意味,但男人卻倏地翻身壓了上來!

……

與此同時,蘇西辭剛在外麵罰跪完。

他一瘸一拐地爬上樓梯,正準備回到自己的房間,卻意外聽到妹妹的臥室裡傳來了一些不太正常的動靜……

“奇怪。”他不禁小聲嘟囔道。

蘇西辭側首貼在門邊,眉梢輕蹙,“我怎麼感覺在妹妹房間裡聽到男人的聲音……”

“蘇西辭!”一道嬌嗔的聲音響起。

黎落見對閨女圖謀不軌的兒子趴在她臥室外,立刻氣急敗壞地走了過來。

她直接伸手揪住他的耳朵,壓低聲音指責道,“你趴在妹妹的房間外麵想乾嘛?還對你親生妹妹圖謀不軌是吧?”

這渾小子怎麼就不能認清性取向呢!

他們蘇家又不介意這些,喜歡男人就喜歡男人,但怎麼能對妹妹圖謀不軌呢!

“我冇……”蘇西辭想跳進黃河。

他也下意識壓低聲音,生怕將睡覺的妹妹吵醒,“我發誓!我隻是聽到妹妹房間裡有奇怪的聲音絕對冇有圖謀不軌!”

“奇怪的聲音?”黎落輕蹙眉梢。

她尋思這幢彆墅的安保係統很是嚴格,而且院子裡遍佈監控,也不可能會有什麼人闖進來啊,不過事關女兒她還是警惕了些。

黎落輕聲道,“行了我去看看,你趕緊去睡吧,膝蓋彆忘了擦藥……下次你爺爺讓你跪的時候記得偷偷塞點棉花知道了嗎?”

蘇西辭連忙點頭然後便溜走了。

黎落疑惑地小聲嘟囔,“奇怪的聲音?怎麼會有奇怪的聲音呢……”

她說著便將手搭在了門把手上。

“喀嚓——”推門而入。

-

一不小心就卡在這裡了呢,卡文總是這般爐火純青可怎麼辦纔好。

那就明晚見吧。

記得幫我看一下催更視頻哦,掏出乞討的小碗求禮物。